您的位置:必赢官网 > 小说 > 王铁瀚取来了保温大饭盒,蕊蕊的阿娘想孙女还

王铁瀚取来了保温大饭盒,蕊蕊的阿娘想孙女还

发布时间:2019-10-23 14:58编辑:小说浏览(88)

    “我说堂客啊,你再仔细瞅瞅,给幺妹准备的腊肉、麻团、包子都齐全了没?”王铁瀚又一次提醒老伴,仍然觉得不放心,他又亲自走到堂屋,拿起那条腊肉闻了闻,看了看,放下了腊肉,又将盛着麻团、包子的纸盒拎起来掂量了几下,自言自语地说“还好,还好。”他满意的点了点头,回身看了看墙上的挂钟,“铛,铛,”钟声敲响,时针指向了半夜十一点,屋里老伴喊着“屋头那位,该睡觉了撒,明天还要起早哩。”
      “关灯,睡觉。”七十有七的王铁瀚上床后辗转反侧,没有一丝睡意。老伴虽说是先上了床,却也是眼珠子瞪的溜圆,望着窗外那一勾弯月,想着她的心事。“幺妹一晃十几个年头没有回家了,明天又是小年了,也不知道幺妹这一年变成啥样子了。”
      鸡窝里那只火红的大公鸡似乎明白主人急切的心情,没等五更到它便急忙飞出了鸡窝,站在墙头上“嘎哏咕”、“嘎哏咕”叫了起来。闻听鸡叫,几乎一夜未眠的王铁瀚老两口急忙起身下床,老伴忙着和面,王铁瀚忙着剁饺馅,老两口忙的不亦乐乎。一会时间一锅热气腾腾,香气扑鼻的“东北饺子”就出锅了。王铁瀚取来了保温大饭盒,将饺子装了满满一饭盒,拧紧了饭盒盖,然后又用毛巾里三层外三层的将保温饭盒包裹个严严实实。他抬眼看了看挂钟,时针指向了凌晨四点,“堂客,我们赶路走。”王铁瀚说完将保温饭盒夹在了左侧怀里,右手拎着那条老伴亲手腌制、风味独特的正宗广元腊肉。老伴手里拎着装得满满的麻团、包子的大盒子,两个老人一前一后出了家门,离开了剑门关,头顶着星星,脚踏着月光,急急忙忙行走在去往广元那条乡路上。
      K388次列车由白雪皑皑、银装素裹的东北沈阳出发,一路跨越秦岭山脉,穿过大小数百个山沟隧道,穿越崎岖、蜿蜒的蜀道,疾驰南下,驶向秀美的天府之国,终点站成都。K388次列车上,年轻的列车长王红梅走过一节节车厢,仔细认真地整理行李架上的箱包物品,了解旅客旅途情况,来到三号卧铺车厢后,她亲切地抚摸着一个小女孩的脸蛋,问她“小朋友,你多大了?叫什么名字啊?知道要到哪里去吗?”
      “我叫妞妞,今年五岁了,我和爸爸妈妈去成都看爷爷。阿姨,你多大了?”小女孩用稚嫩的童音回答了王红梅的问题后,又调皮的反问王红梅。
      “阿姨今年三十九岁了,是专门跑这条铁路线的,今年已经跑了十五年了。阿姨会一直陪着你们到成都的,你说好吗?”王红梅蹲在地上拉着小女孩的手,微笑着对小女孩说道。
      看着眼前的小女孩,王红梅想到了三千公里外的沈阳家里放寒假的女儿。女儿彤彤出生后不久就交给了爷爷奶奶,自己很少陪着年幼的女儿去公园、去游乐场,更不曾带着女儿看过外公、外婆。记得乖巧的彤彤五岁的时候,有一天问她“妈妈,外婆长得什么样子啊?外公长得帅不帅?”简单的几句问话,让她感到吃惊,女儿怎么会突然问这个呢?她想了想,然后告诉女儿“外婆长得很美,就像你的妈妈一样。外公长得也很英俊,外公曾经在战场上英勇杀敌,立过战功,是个英雄呢。”女儿欢喜的跳着,拍着小手说“妈妈,外公真棒,我想见到英雄的外公,也想看到漂亮的外婆。”王红梅告诉女儿,“等妈妈有时间了,一定会带着你去见一见外公外婆,还有你的大舅、二舅、大姨、二姨和很多哥哥姐姐的。”女儿伸出了一根小手指勾住了她的手指,“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一晃七八年过去了,女儿已经十三岁了,上了初中,可是她想见一见外公外婆的愿望至今也没能实现。懂事的女儿理解妈妈,知道妈妈值乘的列车每次往返都要经过她的家乡,可就是妈妈却没有机会回到家中与外公外婆团聚啊。想到这里王红梅不免觉得心里发酸,她躲进了列车长室,偷偷的掉泪。
      今天是农历小年,前天父母就打来电话,说小年这天早上恰好是王红梅值乘K388次列车,父母决定仍然沿袭十一年的做法,到广元站台上等候幺妹,看上一眼幺妹。
      清晨七点二十二分,一阵刹车制动声,K388次列车准时停靠在广元站站台边。早已等候在站台上,望眼欲穿、心急如焚的王铁瀚拉着老伴,快速的奔向他们熟悉的八号车厢门口,两位老人眼睛紧紧地注视着车门口,充满着渴盼的眼神,焦急的等待着那个熟悉而又陌生的身影出现。
      “爸!妈!我在这儿呢!”刚刚搀扶一位残疾老大娘下车的王红梅在九号车厢门口挥动着双手,高声喊着父母。然后一路小跑,奔向等候在八号车厢位置的父母。听到那声清脆熟悉的喊声,王铁瀚老两口看到了女儿的身影,他们也急忙的转过身去,朝着女儿所在的方向跑去。王红梅跑到父母二老身边,张开双臂,将父母抱住,她两眼紧紧地盯着老父亲,父亲额头上刻满了皱纹,“爸,女儿祝您生日快乐!”她深情地拉住妈妈那双粗糙的手,“妈,女儿祝您小年幸福!”母亲仔细端详着女儿那张俊美的脸,一时却不知道说啥好。父亲急忙从怀里掏出那个保温饭盒,“幺妹,这是爸爸妈妈今天一早,给你包的饺子,是按照你们东北口味做的馅,一会上车就吃啊,应该还是热乎的。今天是小年,你也不能回趟家,陪着爸爸妈妈。但是我们理解你,也支持你,不用担心我们,你为旅客服好务才是最重要的啊!”
      “谢谢爸爸妈妈,为了我们这样的团聚,起早贪晚,历尽艰辛,女儿我感激不尽,无法报答父母之恩啊!请二老接受我的敬意。”说完,王红梅恭恭敬敬的给父母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站台上“嘀铃铃”一串铃声响起,列车一声长鸣,王红梅最后拥抱了父母,然后依依不舍得撒开父母的手,抱着父母精心准备、洒满亲情、步行几十里带来的家乡特产,迅速登上了九号车门。父亲低头看了看手表,对老伴说“我们同幺妹一年的见面才只有六分三十九秒啊,这手表走得太快了。”两位老人互相搀扶着看着列车缓缓启动,王红梅隔着车窗玻璃看到,年迈的父母老泪纵横,追随着开动的列车不停地挥手,父亲嘴里好像在喊着什么。站在车门里的王红梅此刻再也控制不住激动的心情,两行热泪挂在那张美丽的脸颊上,泪眼模糊中她看到站台上两个老人手牵着手,伫立远望。         

    图片 1图片 2

    中国江西网讯 赖玉萍、记者戴炜亚报道:2月15日,在由南昌西开往厦门北的G5308次列车上,因不满妈妈没收自己的压岁钱,5岁小萝莉竟差点上演“携款逃跑”,幸亏细心的列车长发现异常,及时将女孩拦了下来。

    2月15日8时33分许,由南昌西开往厦门北的G5308次列车停靠在鹰潭北站。车门一开,下车的旅客纷纷走下列车。此时,现在7号车厢门口的列车长赖玉萍忽然间下车的旅客中竟有一名5岁左右的小女孩夹在其中。小女孩眼睛通红,似乎是刚刚哭过,尤其是她背着一只成年女性用的黑色泡钉背包的背包带十分的长,明显不是小女孩用的背包。于是,赖玉萍拦下正欲下车的小女孩,大声地冲着下车的旅客问,谁是小女孩的家长。谁知一连问了几遍,都没有人应答。而此时列车即将关门,赖玉萍便将女孩抱回了列车。

    随后,赖玉萍耐心地问女孩叫什么名字、这次乘车是要去哪里、她的父母在哪里?可面对列车长的询问,小女孩只是委屈地流泪,并不回答。无奈,赖玉萍只得抱着女孩一节车厢、一节车厢地寻找孩子的家长。就在此时,赖玉萍的对讲机里传来乘务员焦急的呼叫声。小号乘务员说刚才有一女子找到他说自己的女儿不见了,有可能是在鹰潭北站下车了。于是,赖玉萍赶忙抱着女孩赶到3号车厢,而那名女子一看到赖玉萍怀中的女孩就立刻跑上来一把将其抱进怀里。

    原来,这名女孩名叫蕊蕊,今年5岁,家住南昌市西湖区。今年春节,蕊蕊得到了两千多元压岁钱。本来,蕊蕊央求父母用自己的压岁钱给她的芭比娃娃买栋“梦想豪宅”。而蕊蕊的父母也答应了女儿的请求。可后来蕊蕊的父母得知这芭比娃娃的“梦想豪宅”价格不菲,哪怕就是从网上购买,也要一、两千元。于是,蕊蕊的父母便反悔了。

    15日,蕊蕊跟着妈妈从南昌乘车去上饶看外公外婆。上车后,蕊蕊再次央求妈妈给她买“梦想豪宅”,可谁知这次妈妈说明年蕊蕊就要上学了,上学前要上各种培训班,也要花很多钱,所以妈妈正式宣布将蕊蕊的压岁钱全部用来付培训班的学费。听说自己的压岁钱要被妈妈没收,蕊蕊委屈得大哭抗议。对于女儿的抗议,蕊蕊的妈妈想女儿还小,不懂事,让她哭闹一阵就没事了,直到她上厕所回来,发现女儿和自己的背包都不见了,没想到女儿给自己上演了这么一出闹剧。

    本文由必赢官网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王铁瀚取来了保温大饭盒,蕊蕊的阿娘想孙女还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