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必赢官网 > 小说 > 倒流河村的赵老汉便忙开了,我才不会疯呢

倒流河村的赵老汉便忙开了,我才不会疯呢

发布时间:2019-10-23 14:56编辑:小说浏览(146)

    日头刚一偏西,倒流河村的赵老汉便忙开了,赵老汉打算杀羊。
      吃中午饭时,赵老汉在三百里外当官的儿子军打来电话,说明天上午将携妻带女回倒流河村。
      “晌午忽知儿将回,初闻心情似鼓响。却看妻子愁何在,满面笑容扫地忙。”赵老汉的心再也平静不下来。
      赵老汉的儿子军二十年前入伍,二十年中只回家五趟。军在部队很争气,入伍不久就考上了军校,一直升到上校军衔。
      五年前,军转业分到邻县,在政法部门工作,单位的二把手。
      五年中,军仅回老家两次。一次是结婚,一次是女儿出生。军工作太忙了,赵老汉夫妇理解儿子。俗话说,自古忠孝不能两全。儿子现在是吃公家饭的人,工作当然忙。好在儿子经常给父母打电话,这一点,赵老汉夫妇就满足了。
      听说儿子儿媳孙女明天回来,赵老汉夫妻俩乐坏了。他老伴从吃过中午饭就忙开了,打扫院子,打扫房间,整理床铺。
      赵老汉埋怨妻子,你瞎忙啥,儿子最多在家过一中午,他那么忙,能在家过吗?
      老伴狠狠瞪了赵老汉一眼,气呼呼地说,你这个当爹的咋这么心狠,你咋撵儿子呢,三百多里路,他们咋回去?
      赵老汉嘿嘿一笑,儿子出门有专车,现在交通这么发达,三百多里路,走高速,一两个小时的事情。
      老伴说,就你能。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你赶紧准备明天中午的饭菜。
      赵老汉说,有啥准备的,明天倒流河镇逢集,别说一桌,十桌八桌也能准备齐。
      老伴顿了顿,眉头一展,要不咱杀一只羊,军从小喜欢吃羊肉,总也吃不够。
      赵老汉一想,真是这么回事。可杀一只羊咱们一顿也吃不了,更不会做。
      老伴嗔怪道,你咋这么死脑筋,吃不了不能让儿子带回去呀,他家里有冰箱,搁个十天半月的也没啥事。咱们不会做,狗剩不会做吗?
      赵老汉一拍脑门,我咋把狗剩忘了,他是厨子,咱村红白喜事都是狗剩做饭。别说一桌,三五十桌他也不皱眉头。
      狗剩是赵老汉本家的侄子,军还得喊狗剩一声哥呢,他们是光屁股长大的。听说军要回来,狗剩满口应允,可以。明天我得好好跟军端两杯。
      太阳还有一杆子高时,赵老汉就杀好了羊。
      第二天一大早,赵老汉便上倒流河镇买菜去了。老伴再三叮嘱,买两瓶好酒,军现在不喝孬酒。再买一大瓶饮料。
      赵老汉一笑,这还用你嘱咐,拿我当三岁的小孩了。
      狗剩是上午九点到赵老汉家的,他先炒羊肉、涮羊肉、烧羊肉汤,又炖了一大盆羊排。
      赵老汉买菜回来时,狗剩已经把羊肉类菜做得差不多了。
      赵老汉开始准备饭桌,上面还铺上一块刚刚买来的塑料台布。
      十点半,一切准备就绪,军一家人还没来到。
      军的娘心神不定,他催促丈夫给军打个电话。
      赵老汉正要拨军的手机,电话突然响了,是军的。
      军在电话里大声说,我们已经来到倒流河镇了,刚才在镇政府大院门口遇见我的战友张书记,我们已经五年没见面了,他非拉着我去香满楼饭店吃饭。
      赵老汉的心好像被什么东西重重地击了一下,他急切地说,家里已经做好饭了,我和你娘都在等着你们哪。
      爹,做好的饭你和娘吃吧,我们现在正在饭店喝酒,等吃过饭我们再回家。
      赵老汉挂上电话,呆呆地站在那儿,刹那间仿佛苍老了许多。

    “咣当”一声,老木进了家门就把三套新房钥匙狠狠撂在饭桌上,惊的老伴心头一颤。
      “啊!你这是犯啥病了,还是当真疯了?”老伴醒过神来,没好气地大声指责老木。
      “哼,我才不会疯呢。忙!整天就知道‘忙忙忙’。明天打电话,看他俩有空能回家来看看爹娘不?”老木像受了莫大的委屈,嘴吐着气呼呼的说着话。
      三年前,老木在郊区的一个半亩地大小的院子拆迁了。这不,下午三点就领来了三套回迁新房钥匙。他心里思量着明天打电话就叫来儿女,商量一下这三套房子安置的事。虽说如今儿女一个个生活富足、不差钱,可这三套房子自己和老伴也住不完。再说了,这人老了,说不定哪天眼一闭、腿一蹬就去了西天极乐世界,房子早晚是儿女的,留上一套和老伴搬过去住,剩余的两套,儿女平等各一套。嘿嘿,这主意老伴同意,应该不会出啥岔子。
    必赢官网,  第二天一大早,太阳还没升起来,老木就乐悠悠、哼着有板有眼的京剧唱腔,骑着他那辆平日里“收破烂”的老旧三轮车,一路“咣当当”拉着老伴到了城东的菜市场。买好菜回到家,老伴就开始忙着摘菜、洗菜,老木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拿起电话召唤虽在同一城市住,却许久没照过面的一双“宝贝”儿女。
      “唉!儿啊,下了班早点过来,你娘今天要大显身手,做一桌你最爱吃的好饭菜。另外,还有点事,要和你商量呢?嘿嘿。”老木乐呵呵与儿子通着话,话里还透着一丝神秘。
      “唉呀!爹,这上午环保检查正进行,估计上午简单吃份盒饭要加班,实在回不去。要不,您给我留点,晚上回去吃。”儿子电话里声音不大,看样子是不方便,真有事。
      “闺女啊,上午你忙不?你娘今天上午……”
      “唉呀!爹,真不巧,有个客户约好的上午去吃西餐。要不,咱周末一块吃饭,行不?”
      挂了电话,老木耷拉着个“驴脸”,像霜打的“茄子”。
      老伴刚刚炖上炖排骨,来到客厅,见刚才还嘻哈哈的老木一声不吭像个“闷葫芦”,忍不住凑过去。问:“没音了,咋的啦?都没空,还是?”
      “哼!忙,都忙吧。炖好了排骨我们自己吃,吃不完,喂狗!”老木气呼呼,气不打一处来。
      说归说,毕竟父子一家亲,吃饭前老木特意给儿子盛出来一碗排骨,冷凉后翻到冰箱里,等儿子晚上回来吃。谁知等到夜里十一点也没见儿子的人影,这让一向要强的老木心里很不舒服。
      ……
      “嗨,孩他娘,把那天买的乌鸡炖上吧,闺女说的今天来。”周末到了,老木没忘那天女儿应下的话。
      “好好,我这就先炖上。那闺女来,儿子来不?”
      “没说。哼,爱来不来,谁离了谁都能过。翅膀硬了,随他便。”
      “唉,要不你给儿子再打个电话,一家人都好久没聚在一起吃个饭了。你不想,我可是想儿子喽。”
      沉默一会,老木不情愿地拿起电话。“喂,儿子,那晚咋没来?你娘给你留的排骨都馊了、扔了,怪可惜的。今天周末来家吃饭吧,你妹妹也来。”
      “唉呀!爹,你给娘说一声,让妹妹陪你们吃吧。同事的儿子过三生,我去帮个人场,下次空闲了在回家吃。”
      没等老木放下电话,老伴小声问:“来不?”
      “哼,来,来个屁!给人家三岁小孩过生日去了,眼里那还有爹娘。”老木叹着气,手指不停“当当”敲桌子。
      乌鸡汤炖好了,菜也好了,就等闺女来吃饭了。可,这十二点十分了,闺女还迟迟未到。老伴有点着急,拉开窗户不停向外面的路上瞅。老木在餐厅里像个影子来回的晃。
      “唉!你不会记错吧,是说的今天来?”老伴终于憋不住问老木。
      “是啊,说好的今天来!我这岁数还诓你,闺女亲口说的周末来。这难道变卦了不成?就算变卦也该事先吱一声!”
      冲老伴使着性子,老木拿起电话。“咋回事?来不来,就不能说一声。”
      “唉呀!爹,我正和同学聚餐呢,这一忙给忘了……”
      ……
      十天后,老伴照着和老木事先合计好的话,分别给儿子和闺女打电话。
      “儿子,忙不?上午能回家不?”“唉呀!娘,这么忙!那有空。没别的事我挂电话了。”“别,出事了。你爹要把回迁的那三套房过户给别人……”“啊!千万别……”
      “闺女,忙不……”“唉呀!娘,忙的连喝口茶水都顾不上,你说忙不忙?没别的事……”“别,出事了。你爹要把回迁的那三套房……”“啊!千万别……”
      老伴放下电话,老木问:“来不?”
      老伴无奈地笑笑,说:“来,两个孩子都说了,离家这么近,不出一刻钟一准赶到家……”

    本文由必赢官网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倒流河村的赵老汉便忙开了,我才不会疯呢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