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必赢官网 > 小说 > 据父亲回忆这是20多年来第一次春节放假,袁淀问

据父亲回忆这是20多年来第一次春节放假,袁淀问

发布时间:2019-10-23 14:56编辑:小说浏览(100)

    那天,袁淀在矿采掘楼下碰到本家的叔叔。
      叔叔说,我正想给你打电话呢。前天我休班回家,见到你爹娘,他们听说咱矿今年春节放假,高兴得不得了。你娘让我捎话给你,问你可回家过年?
      袁淀十年前招工到皇藏峪煤矿采煤区,后来在工人村买了公房,把自己和妻子的户口转到了矿上,真正在煤矿安家落户了。
      去年初的一天中午,袁淀在矿大门口跟本家叔叔不期而遇。一问,才知叔叔现在工程处上班,属于外包队。
      这位本家叔叔跟袁淀年龄相差无几,袁淀当初招工进矿时,叔叔正在一个建筑队干泥瓦工。当时,袁淀问叔叔,是否跟他一起下井去,煤矿挣钱多。
      叔叔一笑,煤矿井下危险,挣再多的钱我也不去,还是干泥瓦工稳当。你看你现在干得呼呼叫,一旦你年龄大了,不还得回村里来。说句难听话,到时候你能整胳膊整腿回来,那就不错了。
      尽管叔叔的话刺耳,袁淀也没发火,也没必要发火。他们村确实有两三个到外地下井的人没有回来,都在井下出了事。让叔叔和村里人想不到的是,几年后,袁淀在矿上买了房子,还把妻子接了过去,且转了户口,从此不再是农民了。
      让袁淀和村里人想不到的是,几年后,叔叔竟也走进了煤矿,而且走进了袁淀所在的煤矿。不过叔叔这类煤矿工人不能跟袁淀这类煤矿工人同日而语,他们属于外包队,一旦到了退休年龄,拎着包就得回家,不像袁淀退休后有住房公积金、养老金、医保金等。
      猛一见到叔叔,袁淀心里百感交集,五味杂陈。他对叔叔说,既然来到煤矿,就得好好干。
      猛一见到袁淀,叔叔脸上很不自然,往事不堪回首哪!
      从那以后,袁淀经常邀请叔叔到他在工人村的家里做客。叔叔第一次走进袁淀的家时,愣了,呆了,这是袁淀的家吗?咋跟宾馆一样?
      叔叔记得清清楚楚,那天是冬季最冷的一天,可一走进袁淀家,顿感暖气袭人,像夏天一样。
      袁淀招呼叔叔赶紧把棉袄脱掉,说暖气太足。袁淀说你看这么冷的天,我晚上只盖一床太空被,还得把窗户打开一点,不然晚上热得受不了。
      叔叔笑了,你小子现在享福了,咱村的支部书记也没你这个条件。唉,当初我要是跟你一起进矿,这会儿也得住这么好的房子。唉,我没这福气啊。袁淀劝叔叔,喝酒喝酒。
      让所有的煤矿人想不到的是,这两年,煤炭行业仿佛走进了西伯利亚,煤炭市场一直北风吹雪花飘。叔叔前段时间见到袁淀时,不住地叹气,说工资再这么低,我还得回老家重操旧业去。
      袁淀没劝叔叔,他也感到前所未有的压力,就他每月的工资,根本不够人情礼节和日常开销。叔叔回家有房子,还有二亩地种,袁淀的房子和户口都在矿上,回老家是不可能的。
      袁淀一周前都听说了,矿区所有的厂矿企业今年春节都放假。屈指算来,袁淀已经有五六年没回老家过春节了,他也曾打算今年春节回老家过年,可想想家里只有五百多块钱,便打消了回老家过年的念头。妻子的爷爷奶奶、大爷大娘、姑姑舅舅得去瞧,岳父岳母也得去瞧,这五百块钱咋够?再说了,回到老家,外公外婆‘舅舅妗子’大爷大娘‘叔叔婶婶也得去看看,既然要去,还能空手去?就这些亲戚,一家买五十块钱的礼物,袁淀都没有能力。
      一听叔叔说娘问他可回家过年了,袁淀沉吟半晌,面露难色,不住地叹息,俺叔,我都十多年没回老家过年了,我哪能不想回家过年,可现在工资这么低,不瞒你说,我上个月才开一千多块钱,家里现在还有五百多块钱,没钱回家啊!言毕,貌若甚戚者。
      叔叔也叹息起来,确实是这么回事。
      时隔不久,袁淀再次跟叔叔相遇。叔叔跟袁淀聊了几句,从口袋里掏出一叠百元钞票递给袁淀。袁淀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知道叔叔唱的哪出戏。他没接钱,只是愣愣地看着叔叔。叔叔说,我前天休班回家跟你爹娘说你手头紧,没钱回老家过年,当时他们很失落。谁知今天一大早,他们就跑到我家里,让我给你捎两千块钱,说给你春节回老家做路费。袁淀啊,趁着矿上放假,带着老婆孩子回家过年吧,你爹娘都盼着你回家呢!
      袁淀的眼圈潮了,他问叔叔,我家里哪弄的这么多钱?
      叔叔叹息,袁淀哪,不是我说你,你结婚十一年了吧,自从你结婚后,你哪一年在老家过的节?你可知道,这十一年中,别人家每到春节都欢天喜地的,只有你们家,你爹娘春节连鞭炮都不放,春联也不贴。别人家春节吃饺子,你爹娘吃面条。你不问他们哪弄这么钱吗?我可是问过了,他们把家里的粮食卖了,你爹说只要你今年春节能回家过年,就是把他自己卖了,也值!

    中新网陕西榆林2月21日电 题:陕西榆林矿工:从“想回家过年”到“家人团圆年”

    作者 马智峰

    “在矿上5年了,还是头一次回家过年,能歇下来和家人团圆,可高兴了。”作为中国首个亿吨级煤炭基地的矿工,陈哲和已退休的父亲一样,曾十分奢望回家过年,据父亲回忆这是20多年来第一次春节放假。

    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在农历小年这天,转发了神华集团等15家煤炭企业联合发出的《倡议书》,倡议全行业全面实行节假日正常休假和煤矿工人带薪年休假制度。各大煤企随后陆续公布了春节放假安排。

    陈哲告诉中新社记者,今年春节大柳塔煤矿放假3天,从除夕到初二。贴好喜庆的春联,陈哲就帮着父母剁馅、包饺子,他不稀罕回家吃饺子,只想陪陪父母。

    对煤矿工人来说,过年回家与路程远近无关,“保电煤”的生产任务才是放假与否的指挥棒。与想回老家与父母过年的外地同事不同,作为“矿二代”,陈哲只需10分钟车程就能到家,但5个春节都是在井下吃饺子。

    “上学的时候,多数是我和我妈过年,我爸在井下,现在我爸退休了,我又回不来。”陈哲笑着说,“年年想回家过年,今年总算全家团圆,得好好过一下。”

    陈哲父亲却不像儿子高兴释怀,2014年煤炭行业“哀鸿遍野”,干煤矿二十几年,他对煤炭困难时期的艰辛记忆深刻:“过年放假,好,也不好。年轻人忙点儿,我心里还踏实,有活儿干总比没活儿干强。”

    位于陕西省神木县的大柳塔煤矿是神华旗下神东煤炭集团公司所属矿井,2014年中国煤炭企业亏损面达70%,缓发、减发、欠发工资超50%,行业“风向标”神华集团一枝独秀,利润占全行业超6成,但较往年下滑了18.5%。

    陈哲表示,市场“寒冬”对大柳塔煤矿影响有限,对自己几乎没有影响,还多了3天假期,能好好歇歇。

    据父亲回忆这是20多年来第一次春节放假,袁淀问叔叔。数据显示,神东煤炭集团公司2014年贡献了神华近1/3的利润,低于往年;神华集团利润占比中,煤炭板块业务也首次低于电力板块业务。

    严峻的形势让陈哲底气不足,他坦承:“一直这么下去也让人担心。春节公司有4个矿放假14天,还有2个矿已经停产超过3个月。”

    相比大型煤企“状态下滑”,神东矿区周边的小煤企已是“咬牙坚持”。陈哲说同事的父亲在当地一小煤企工作,在去年煤价低的时候,越生产越亏损,今年春节要放假30天左右。

    中国煤炭工业协会会长王显政在2015中国煤炭高峰论坛上称,煤炭行业依靠数量、速度、粗放型的发展方式已经结束;煤炭产能过剩已成定局,短期内市场供大于求的形势难以改变;煤炭价格稳定很难,回升到2012年的高位几乎不可能。

    今年更多矿工家庭的团圆,让煤炭市场“寒冬”中的矿区增添不少暖意温情,陈哲父亲给儿子夹了一个饺子:“心上最难熬是不知道啥时候市场好转,哪怕是十年低迷,有个准信儿,也好有个盼头。”

    本文由必赢官网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据父亲回忆这是20多年来第一次春节放假,袁淀问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