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必赢官网 > 小说 > 方今六个月能赚多少钱,  小文站在先生面前

方今六个月能赚多少钱,  小文站在先生面前

发布时间:2019-10-23 14:56编辑:小说浏览(92)

      小文站在老师面前,手用力地揉搓着上衣的下摆。
      “你今天注意力不集中?”老师一边批改着作业一边说道。
      “我……”他小声的从嗓子里哼出一点声音。
      “我什么?大点声说话,下课时就你嚷嚷的欢,现在咋没底气了……”老师停下笔严厉的看在他。
      小文被看得心里慌。汗流满面,几乎模糊了他的双眼!
      “怎么今天你有点反常!以前可没见你这么蔫吧?”
      小文舔舔干裂的嘴唇,头低的更低了。
      “给,喝点水。”老师递给他到了一杯水,“天也不热,瞧你吓得这一头的汗,老师难到是老虎能吃了你不成?”
      小文没敢喝水,眼神飘忽不定,他不敢看老师的表情,悄悄用袖子擦了一把汗。
      “你同桌丢钱了,你知道吗?”老师边低头继续批改作业,边漫不经心地问。
      “我没偷。”他没加思索,脱口而出。
      “谁说你偷了?”老师再一次放下笔,看着他。
      “我……”小文的脸有些胀红,额头上的汗聚集成一大滴滴在了地上。
      瞧他的模样,老师心里似乎明白了。小偷这个字眼对一个孩子的伤害太大,如果批评他处理的不好很可能会改变他的一生!老师看着他的眼神有些复杂。
      而小文也是眼神闪烁,真怕老师继续问下去。只要老师在问一句,他肯定招了。
      可老师没再问,而是淡淡的说了句,“如果我是那个贼我会把钱主动还回去。”
      小文蓦然,小心的看了老师一眼,正好和她的目光相遇。他躲闪的低下头,手小心的伸进兜里,兜里的十块钱,是别人的。他想给奶奶,因为相依为命的奶奶最近因为弄丢了一百元,着急上火,病倒在了床上。
      “我今天捡了十块钱,你拿去问问是不是他丢的。”老师在钱包里抽出一张十块的,小文推了一下桌上的十块钱小声说:“我……我想这张不是我同桌的。”
      老师微笑的看着他问:“你确定这张不是你同桌丢的?”小文点点头说:“是的!他那张正面有点脏。”说完他尴尬的住声,不敢直视老师的眼睛。
      老师怕了拍他的肩膀说:“好了,你回去帮你同桌好好找找。”
      小文舒了一口气,眼里泪花点点
      “等一下。”他刚跨出房门,老师喊住了他,递给他一张百元大钞说道:“听说你奶奶病了,这一百块拿去被你奶奶买些药。”
      小文没敢接,老师硬把钱塞到他手里。
      小文攥着钱,身体微微颤抖,眼里忍不住涌出了泪水……“老师……我……”
      老师摆摆手,“快回去吧!”   

    第一幕

    手机店,内,日

    人流稀少道路有一家修手机店,名字叫一夜暴富。

    阿贵趴在柜台上给手机贴膜,对着手机吹哈气

    门口的右边站着一个二十岁的年轻人在选手机,来回的绕着柜台走

    A:现在一个月能赚多少钱?

    阿贵低着头给手机贴上新膜,动作迅速:不赚钱,赚啥钱啊,赔本赚吆喝。

    A走到柜台旁边(两个人出现在同一个画框):有没有发财的法子?

    阿贵把手机递给A:修好了,二十

    A拿着手机划了两下:这么贵,便宜点,经常来,十五。

    阿贵从抽屉里找出一盒烟,递给A

    阿贵:你还不了解我?什么时候多要钱了,就算 县长过来亲在找我修手机,一分钱都不能少。

    A从钱包里拿出一张二十的钱:你就吹吧!要是县长过来找你修手机,我就娶县长他女儿。

    A把手机装进口袋大摇大摆的向 门口走去

    第二幕

    手机店  内  日

    阿贵走在镜子面前,弄眼角的皱纹。

    手机店/路边  日

    阿贵用手机拨打电话小成的电话。

    饭馆  内  日

    小成在擦桌子,手机响了。

    vo

    喂,小成今晚一起到我家喝点,别忘了。

    vo

    知道,告诉大海了吗?

    vo

    一会我打电话告诉他。能早点来就早点来,

    vo

    贵哥,让阿姨多做点好吃的,今晚多一个人。都是一起的。

    vo

    谁啊, 我认识吗?

    vo

    到了你就知道了。

    第三幕

    饭馆  内  日

    小成挂掉电话,小文拿着蛋糕从门口进来,放到了桌子上

    小成从柜子里一个杯子倒上水,递给小成:杯子是消过毒的。

    小文客气点点头:谢谢,只有你自己吗?

    小成接着到一杯水:我老婆今天会娘家了。

    小成喝了一口水:你怎么知道他生日?

    小文用手转了转杯子:好歹也是半年同桌,当时听说的。

    小成放下杯子:一会我收拾收拾,咱们就出发吧!

    第四幕

    路边 内  日

    阿贵走在马路

    阿贵:妈,今晚多做点好吃的,他们说想吃你做的椒盐鸡,红烧排骨,

    阿贵穿过一个转弯

    阿贵:还有不要忘了买条鱼,我回家做油泼鲤鱼。

    阿贵的前边的路口有一辆车出来

    阿贵:现在我去理个发,一会我去接颖儿放学,你先去市场买点菜准备一下。

    那我挂了。

    第五幕

    理发店  内 日

    里面有一个男的理发师正在给一个女顾客洗头

    乌黑亮丽的头发顺滑而下

    理发师:你这头发留了好几年了吧,这么好看,剪了可惜。

    女顾客眼眶有点发红:今天和男朋友分手了, 我要忘记他,我要重新开始。

    你们男人都一个德性,得不到的都是最好的,得到了又不珍惜,要是男人靠得住,母猪能上树。

    阿贵坐在理发店的路口嘴里喊着一根烟,来回摸口袋

    理发师从口袋扔出一个打火机

    阿贵 :姑娘,说话注意个分寸,你爸妈没教你啊。

    理发师和顾客坐在镜子面前

    顾客回头看了一眼态度恶劣:你谁啊,关你什么事

    阿贵:你啰嗦个锤子,分手就分手呗,有什么大不了的饿,叽叽歪歪,骂人就指名道姓的骂,别阴阳怪气的,以为全天下男人都是坏人

    顾客一下子气的跳起来:我说你了吗? 你急什么,出去吸可以吗?在房间里一股子烟味,这里是公共区域,又不是你家。

    阿贵:我来到现在,我已经忍你很久了,怪不得你男朋友跟你分手。

    女顾客拿起自己的衣服向门口走去:不理了。理个发都不顺心。

    理发师:下次再来啊。

    第六幕

    理发店 内 日

    理发师用推子给阿贵修头发

    理发师:终于走了,她每次来洗头都不给我钱,还说请我吃饭,半年都过去了,连杯水都没喝上。

    女顾客站在门口扔下了两百块钱

    阿贵:这样自以为有点姿色的,家里有钱的,以为全世界都要温柔待他。

    理发师移到另一边:贵哥,听说你妈现在到处给你张罗对象,也该抓紧了。

    阿贵:急不得,感情这事,得靠缘分

    第七幕

    蔬菜市场  内  日

    贵妈手里提着一个包,站在一个摊子面前选白菜:今天的白菜不新鲜啊

    阿姨从框里拿出一个大一点白菜:平常不是你儿子买菜的吗?今天你怎么来了?

    贵妈:今天我儿子过生日,让我提前准备一下,还要早点回去做饭

    阿姨:今年多大了,有对象了吗?

    贵妈:有啥啊对象啊,还整天不着急,都二十六了吗,还带着一个女儿。

    阿姨:话可能不能这么说,缘分是上天注定的,该来总会来的

    贵妈:她姨,有合适人家的姑娘,就给留意一下,促成一段姻缘,也是功德一件。

    阿姨:放心吧!阿贵可是帮了我不少忙的。在

    第八幕

    幼儿园学校(辅导班)外  日

    阿贵站在门口打着电话:喂,大海,今天加班吗?我都说好了。

    颖儿背着书包手里拿着一张白纸从学校走出来

    阿贵挥了挥手:那一会就过来吧!我在家等你们。

    颖儿跑着过来,嘴里喊着:爸

    阿贵一下子抱起:手里拿着什么,手冷不冷。

    颖儿:爸,这是我给你准备的生日礼物。你猜是什么?

    阿贵抱着女儿走到车旁边

    阿贵微微一笑:不知道。

    车  内  日

    颖儿拿着画给阿贵解释,里面画了一个小房子,一个太阳,还有三个人

    颖儿:爸,这个高的就是你,这个矮的就是我,还有一个呢?就是我的妈妈,你的老婆了。

    阿贵:咋了?

    颖儿:我听见奶奶一直说你,所以希望你快点找女朋友。

    阿贵:不要听你奶奶的,那是大人的事情,现在爸爸过的很开心,

    在我心里就希望你能开心的成长。

    后面有一辆车在摁喇叭

    阿贵向左看了一下后视镜,有转向右看了一眼颖儿,摸着女儿的头:明白吗?

    颖儿用力的点点头:爸爸

    阿贵: 哎

    颖儿:爸爸

    车离开幼儿园的门口

    第九幕

    厨房    内    夜

    厨房的水龙头流出来,贵妈正在洗白菜,贵爸正在洗鱼。

    贵爸把鱼递给贵妈,贵妈看了两眼

    贵妈:不行,洗干净点,你看看你,洗鱼都洗不干净,干什么中用

    贵爸:我洗的很干净了,冲了两遍

    贵妈:在冲冲

    阿贵和颖打开门进来

    贵脱掉衣服:爸妈,我回来了。

    颖儿跑到厨房里去:爷爷奶奶,我们在干什么啊

    贵妈笑着:给你做好吃的啊。

    贵走到厨房,看看了菜,肉,鱼。

    贵:女儿,去把书包放下,练一会字,一会你干爸过来,要检查你字练好了没

    颖儿:我两个干爸都来吗?

    贵:一会就到了,快去写。(走出画面)

    贵:妈你帮我切一点葱花蒜末。

    第十幕

    公路,外,日

    小成停车停到路边掏出钱包:你等我一下,我去买点好吃的。

    小成出去。

    小文坐在车里,忐忑不安。(他已经两年没见过阿贵)

    小文:好久不见,还记得我吗?

    小文:今天你生日,祝你生日快乐。

    小文照着镜子补补妆

    小成拿这一箱苹果和梨子,一塑料袋小孩零食。

    小文看一眼果冻糖:你怎么还买这个?

    小成:给我女儿的,他喜欢吃这个。

    小文:你女儿?谁啊?

    小成启动发动机,看了一眼后视镜

    小成:阿贵现在有一个女儿,今年七岁,我大海都是他干爹。

    小文放下手机:他什么时候结婚,有孩子了,什么时候的事?

    小成:他怎么可能结婚?孩子是他领养的,颖儿也算是命好,遇到了阿贵。

    小文神情落寞的把头转向床边:他有女儿了啊!

    小成撇了一眼小文:这就是他这么多年没结婚的原因。一个人带颖儿给带大了。

    如果你喜欢他,想和他在一起,这可能对你不公平。

    小文揉了揉头发:命运弄人。

    第十幕

    贵家  内  夜

    桌子上已经放满了食物,厨房的里阿贵正在热油,做油泼鱼。

    贵妈在旁边洗碗筷故意掉了一根筷子,费劲的弯腰捡起来:又老了

    贵:说什么呢?这才多大

    贵妈:你说呢?过了今天你都二十九了。我也快老的走不动了

    贵:妈,少吃多锻炼,没事多出去健身。

    妈:现在你妈啊,什么都不想,就盼着你找个对象。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贵专注把酱油洒在鱼上,把热油泼在鱼上,鱼冒出油烟。

    妈:颖儿是一个可爱的孩子,毕竟不是亲生的啊。

    贵拿着鱼端出厨房,转过身来:妈,这个事就别说了。今天我生日,

    第十一幕

    客厅  内    夜

    贵把鱼端出来,放到桌子上

    颖儿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爸,我干爸怎么还不来?

    贵抬头看了一眼时间:快了

    门口的汽车喇叭响了

    颖儿急忙站起来:一定是我干爸

    画外音:又响了几声喇叭

    贵:去看看

    颖儿提着一包零食和三个人走了过来,贵妈在接待客人

    把带的礼品什么的放在桌子上

    小成:伯母,贵哥呢?

    贵妈:小成,有新客人不给伯母认识一下?先做。

    小文:阿姨,我叫许恋文,是张成贵的高中同学。

    阿贵从厨房里走出来,看见小文,愣住了,慢慢走到沙发。

    小文看着阿贵:好久不见。

    阿贵惊慌失措:你怎么来了?不是,我没别的意思

    小文微微一笑:你还是没变

    小文从书包里拿出一个盒子递给阿贵:生日礼物

    贵妈:饭菜已经好了,一面吃一面聊

    第十二幕

    几个人围在一个桌子上吃饭,阿贵传给每个人啤酒

    从头传到尾,桌子上摆上几瓶啤酒。

    阿贵:颖儿,给姐姐拿听可乐。

    小文:给我啤酒就行

    阿贵拿起酒杯做了三个手势

    食指向上指一下,大拇指向上指一下,锤自己一下,在用食指指天一下。

    阿贵:感谢大家的到来,老规矩,咱们先敬三个,敬老天爷一个,敬自己一个,敬时间一个。

    几个人喝了三杯。

    阿贵抬起头看了坐在对面的小文:来大家吃菜吃菜。

    贵妈:小贵,你多让女同学吃点菜,少喝酒。

    小文:没事阿姨,不用跟我客气,都不是外人。

    夜空中的月色很亮

    桌子上还剩下残余的蛋糕,父母在厨房收拾碗筷

    阿贵和小成大海小文站在阳台聊天,旁边放着几瓶啤酒

    小成:我去年结婚了,面馆是我岳父留给我的,要不然我早就被饿死了。

    四个人喝了一口酒

    大海:起码比我好,我现在失业,女朋友还要和我分手,太多无奈了。

    四个人喝了一口酒

    小文:我也不怎么样,虽然干公务员工资稳定一下,可是也就那样,混口饭吃。

    四个人喝了一口酒。

    阿贵:别说了,喝吧!

    小城:哎,耍赖皮啊

    大海:故意让我们出丑是吧!太阴险了。

    阿贵低下头:我没什么事情,就是有点太累了。

    小成转过看了小文一眼,小文被转过身,拿着酒瓶转。

    小文碰阿贵:敬你一个,这么长时间不见,都没想到你都当爸爸了。

    阿贵:你呢 ?也应该很多人喜欢吧!

    小文:这又不是上学的时候。

    第十三幕

    客厅  内  夜

    贵妈拿着水果放到餐桌上

    颖儿拿着一块苹果:爸,奶奶说水果切好了。

    颖儿跳到沙发上

    小成:我去那个苹果吃,今晚喝多了。

    大海:我去个洗手间。

    阳台上剩下两个人

    小文:我该回去了。

    阿贵:我送你吧!他们两个每次来我家喝酒都会住下,不能开车 。

    小文:不用了!打个车回去就行

    阿贵:今天我过生日,这么大老远过来,送你回去还怎么了。

    小文从沙发上穿上羽绒服拿起包,阿贵走到卧室拿了一件外套

    颖儿:姐姐,你今天吃饱了吗?

    小文:做的太好吃了。

    颖儿:那是我爸爸做的。姐姐,你跟我爸爸是同学吗?

    小文:是啊,怎么了?

    颖儿:那你跟他差不多大了。

    阿贵从卧室出来拿了一盒烟:颖儿,我送你姐姐回去,你吃完了就去休息。

    颖儿做了一个军礼:爸爸,注意安全

    第十四幕

    门口公路    内    夜

    两个人从楼下走出来,搭了一辆顺风车

    第十五幕

    车  内景    夜

    城市的夜景

    小文:颖儿很可爱。

    阿贵:你们刚才聊什么了?

    小文:就是随便聊聊,听他们说这些年,你经历很多

    阿贵:还好吧,不算什么。命运总会跟你开玩笑,活着最重要的是满足、

    小文看着手里的烟盒:你什么时候开始抽烟的?

    阿贵:自从不上学,就开始抽了。你都大学毕业了,想想也有五年了。

    小文:你是高二退的学吧!我们还当过半个学期的同桌。当初为什么退学?

    阿贵:学习不好,学不进去。

    小文:你还是什么都不说,都藏在心里

    阿贵:习惯了

    车停下来,两个人下来

    阿贵:大哥,等我一会,我说两句话

    小文:我到了。

    阿贵环顾了四周:你们家搬家了。

    小文:刚搬的,换了一个大一点的,你怎么知道我搬家?

    阿贵:这不是新建的小区吗?那你快上去吧!司机还等我呢?

    小文:哎,张成贵,

    阿贵转过身

    小文:我们以后常联系吧!

    阿贵做了一个打电话的手势,点了点头

    第十六幕

    车  内  夜

    阿贵做在车里递给司机一颗烟

    阿贵点上火,猛吸一口。

    窗外的风景划过

    司机从后视镜看了一眼

    司机:兄弟,有心事

    阿贵又吸了一口:过去事

    第十七幕

    卧室    内      夜

    小文一下子躺在穿上哇哇大哭起来: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不说话?为什么不承认?

    明明那么多想说的,想问的。他这些年干了什么,发生过什么。

    你到时说啊。

    你也不问我,过的好不好,辛不辛苦,有没有对象?

    你这样,

    算了,真是败给你了。

    第十八幕

    客厅    内    夜

    小成大海坐在沙发看电视,贵妈和贵爸从房间走出来

    贵妈:小成,这个女孩和小贵是什么关系?

    小成:他们啊,是高中同桌。听说小贵过生日,正好有时间就过来了。

    贵妈:就这么简单?

    小成:就这么简单。

    贵妈:那姑娘有没有对象,在哪上班啊,你知道吗?

    小成:这个你在吃饭的时候咋不问清楚呢?

    贵妈:你看小贵都不小了,还没个对象,这当妈的愁啊

    小成:伯母,你就别操心了,缘分都是上天注定的。该来总会来

    贵妈:你这孩子,站着说话不腰疼。

    算了,我已经让别人给阿贵介绍了一个对象,还是一个有钱家庭的小姐

    小成:这个小贵知道吗?

    贵妈:他回来就告诉他。那是一个大户人家,如果能成,小贵的压力就轻多了。

    第十九幕

    家门口 外  夜

    阿贵走在路口的石板缝上 ,放了两瓶啤酒,一撮烟头。

    客厅  内  夜

    贵妈做在沙发上看电视,时不时的看了一下表

    阿贵从门口走近来

    贵妈:有心事

    贵:你怎么还没睡?

    贵妈:想跟你说个事。

    贵:能不能明天说,有点累了。

    两个人坐在沙发上

    贵妈:就一会,你博姨给你介绍了一个女孩子,你明天空出点时间去看看。

    贵拿起桌上的苹果:能不能提前打声招呼?每次都这样。

    贵妈眼珠一转:必须去,那个女孩也是大学毕业,家里是也做生意的。条件这么好,万一看上你了呢?

    贵:妈,我这才二十七,混的也可以,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可是一天天这个事那个事,还有完没完啊!

    还有啊,现在颖儿大了,有些话该不说的就不说。我累了,先睡了。

    阿贵走到房间,听见碰的一声

    第二十幕

    早餐店  日  外 

    刚炸出来的油条,沸腾的油,老板拿着两根筷子来回翻腾。

    老板给前面一个人装了两根油条

    阿贵排队向前:和平常一样。

    老板拿着一个塑料袋装油条:丽丽,打三杯豆浆。

    老板:好几天没来了?

    阿贵:这不起床就过来了。生意还是不错?

    老板:老样子。

    丽丽拿着三杯豆浆递给阿贵:小贵哥。

    阿贵接过手:越来越漂亮了,

    丽丽只笑没有说话

    阿贵:那你们忙啊

    阿贵离开

    老板喊了一声:丽丽干活。

    第二十幕

    客厅  内    日

    颖儿拿着书包从卧室里走出来

    贵妈正在厨房揉面,贵爸拿着鸟笼刚回来

    贵:喊你奶奶吃完饭在弄。

    母亲做到了座位上,阿贵给母亲到满了豆浆 :妈我昨天喝多了

    贵妈:让你少喝点,少喝点,就是不听

    贵给自己倒了一碗豆浆:我知道了。

    颖儿咬了一口油条 :爸,我昨天那幅画忘记拿出来了。他们都没看就走了。

    贵拿了一餐巾纸放到母亲旁边:把他留起来,改天在看。

    贵妈喝了一口豆浆:颖儿,你想想让你爸爸有一个女朋友

    颖儿点点头:想,是昨天那个漂亮姐姐吗?

    贵妈放下碗看了一眼阿贵:今天下午一点啊,在成龙饭店,你打扮一下。

    贵妈转过头对着颖儿:听说他也很会画画

    阿贵:今天下午有人去找我拿手机,没空啊。

    贵妈:都约好的,咱们不能失言,一会去买件衣服。

    第二十一幕

    商场三楼    内    日

    小文和小雪逛商场,在超市走着

    小雪:你眼睛怎么了?

    小文:大早上就给人打电话,我还以为什么的大事

    小雪:逛商场不是大事啊,今天我要去相亲。让你陪我选两件衣服。

    小文翻了一个白眼

    小文:你去相亲,脑子抽了吧!你才二十四,急什么。

    小雪:你下午有事吗?跟我一起去吧!

    小文:不去,下午我要睡觉。

    商场二楼  内  日

    阿贵和贵妈在商场

    阿贵穿着一身西服站在镜子面前

    阿贵:我不适合这种风格

    贵妈:男人大气精神一点,像个男子汉一样,千万别学你爸

    阿贵:太贵了,没必要,又穿不了几次。

    贵妈:妈这一辈子就盼着你出人头地,给我和你爸争口气

    你看看你爸,穿的邋里邋遢的,干啥人家都不用,

    人靠衣装佛靠金装, 不管你做事还是做人,都给人家一个好形象不是。

    阿贵摸摸口袋:妈,我现在靠的是实力,不屑于和他们比个高低

    贵妈:这个衣服算什么,男子汉大丈夫做个事情不扭扭捏捏的。

    贵妈 :美女,把旧衣服给包起来。

    阿贵拿过旧衣服把烟盒拿出来

    第二十三幕

    阿贵和贵妈从商场门口走出来

    两个人做上电梯

    贵:妈,我还是觉得有点贵了

    贵妈:你还真是随你爸,小家子气

    小雪在试衣间试衣服,小文在选衣服

    转过头看见阿贵和贵妈从电梯走上来

    画外音小雪:小文,小文 你进来帮我看一下内衣里面有什么东西

    小文 :你自己看不到吗?

    画外音小雪:在背后

    试衣间  内  日

    小文走进试衣间,慢慢的把手伸进衣服里面

    小文:有一根头发

    两个人从试衣间走出来

    小文跑到楼梯看了一圈,环顾四周,没有发现阿贵

    小文:去哪儿了

    小雪走到镜子面前:你说好看不好看?

    小文点点头:还行

    回忆:

    你以后啊,要不是找不到我,就喝一口水,当你喝到第三口水的时候,我就会出现。记住了吗?

    小文翻了自己的包只有一个空瓶子:你带水了吗?

    小雪:在包里你找找

    小文找到半瓶水

    小文喝了一口,走到门口,没看见人。

    小文又喝了一口,又没看见人。

    小文丧气找到一个座位:小雪,你还喝吗?不喝我都喝了。

    小雪拿着一个手提袋走了过来,小文喝完半瓶水扔进了垃圾桶

    走出门口转身的时候碰见了阿贵

    第二十四幕

    小文一口水喷出来,喷到了阿贵的衣服上

    小文仔细瞧了瞧阿贵

    小贵:许恋文?你也在这。

    贵妈拿出一张纸擦了擦衣服,小贵用手挡了一下,抢过纸巾递给小文。

    小雪急忙拿纸,比阿贵慢了一部

    小文低下头接过纸擦了擦手和嘴: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们在前面。

    阿贵:还好是我们,如果是其他人就尴尬了。

    小文站起身接了另一纸:你衣服湿了吗?我家里有熨衣服的,我帮你熨一下一下吧。

    阿贵:不用,用吹风机一吹就干了。

    贵妈:那就熨一下吧!下午还有相亲呢?总不能湿乎乎的去吧!

    小雪:对啊,衣服湿了穿着也不舒服。

    第二十五幕

    小文家  内  客厅

    小雪打开电脑,小文拿出机器

    洗漱间  内    客厅

    小贵把衣服挂在墙上,换上了老衣服。走了出来

    房间放了一首歌

    小贵递衣服给小文:麻烦了

    小文:本来就是我的错啊,新买的西服就被我给弄湿了。

    小贵:正好不太习惯。

    小文:伯母说你去相亲,是真的吗 ?昨天怎么没听你提起。

    小贵:他们从来不会提前告诉我。

    小雪从卧室走出来:冰箱里有好吃的吗?

    小文:你自己看一下吧!

    小雪拿了一个雪碧:你多久不做饭了。

    小学从冰箱拿出一个烂了很久的苹果

    小文抬头看了一眼:没时间做。

    小文把衣服翻了过来,小贵看着侧脸

    小文:你喜欢什么类型的女孩子?

    小贵:快好了吧!

    小文:奥,马上好了。

    第二十六幕

    酒店    内景    夜

    桌子上摆满了一桌子菜,做这几个老人小雪的爸妈,二大爷,三叔,

    圆盘一直转一直转

    小雪:怎么还不来?还来不来?

    雪爸转了转桌子,圆盘一直转

    阿贵一身西装停下车,从马路对面走过来,上了三楼,推开包间门

    阿贵看着这么多人愣了一惊,把带的两瓶好酒放在桌子上

    阿贵和他们挨个握手:伯母伯母,二大爷,三叔,小雪,

    阿贵把衣服脱了:不好意思,我那车子在半路抛锚了,

    雪爸不给好脸点点头:菜都凉了。

    阿贵给几个人倒上酒:伯父,我家餐厅我不常来,我就让厨房的人给加上了几个特色菜。

    服务员敲了敲门,端着菜走进来

    阿贵把热菜接到放桌子上,然后把冷菜给端下去。

    阿贵:美女,这个五福临门拿给厨房里的师傅,这个八方来财就送给你们当晚饭,还希望你告诉厨房里的师傅,让他拿出最好的手艺,今天我宴请很重要的客人,别等我们酒喝完了,菜菜开始上,是不是。辛苦你们了。

    服务员:我一定转达。

    雪妈看着五福临门和八方来才送人感觉心疼。

    雪爸满意的点点头

    阿贵给雪爸倒上酒:大家久等了。

    雪爸:好菜配好酒才对。

    雪爸站起身:来,我给介绍一下,这是我女儿张雪。

    阿贵:幸会幸会,张成贵

    小学:许恋文同学。

    阿贵点点头:这么巧。

    第二十七幕

    包间  内  夜

    服务员端着几个菜走上来,阿贵放到桌子上

    伯母:这个我们没要吧!

    服务员:我们的厨师长说了,您太客气,特地做了一个七星报喜送给您的客人,祝您宴客愉快,还烦请您以后多来光顾才是。

    阿贵夹了一个筷子吃了两口:一定一定,替我转告厨师长,鲜而不油,好吃,

    服务员走出房间

    雪爸:小贵年纪轻轻,真是一表人才啊。

    阿贵:伯父见笑了,以后生意还要向伯父多请教才是,最近经济惨淡,还多劳烦伯父提携。

    雪爸:舍女小雪要是有小贵的一半才能,可谓是天赐之福,小雪,还不敬小贵一杯,以后多学习才对。

    雪母:小学平常不喝酒的。

    小雪拿起酒杯敬了一杯阿贵

    阿贵:客气了。

    小雪起身去洗手间

    第二十八幕

    洗手间  内    夜

    小雪拿出手机打给小文:小文,你知道我相亲的对象是谁吗?

    卧室  内  夜

    小文在房间看书,电话声音响了

    小文:谁啊

    小雪:就是你的高中同学,今天中午遇见的那个,张成贵。

    小文放下了笔:啊,那你们说什么了。

    小雪:我爸正在和他喝酒呢?

    小文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这个世界怎么这么小。

    第二十九幕

    阿贵:伯父伯母,我现在有一个女儿还在一年级,我的家庭条件恐怕也是一般家庭,怕是配不上小雪,委屈了小雪。

    伯父摇摇头拿起一颗烟:小贵你也是聪明人,如果不是喜欢你,是不会和你一起吃这个饭。

    阿贵拿出打火机给伯父点上火

    伯父:希望你和小女对这件事能够上点心,小雪是我的女儿,他从小就比较顽皮叛逆,喜欢什么样的人我一眼就看出。

    厨师长敲了敲门,厨师长拿着一杯酒走进来。

    阿贵转过头

    阿贵:厨师长大驾光临,欢迎欢迎

    厨师长:刚才服务员说有个老板宴客,第一次过来,不知道今晚这菜还满意吗?

    阿贵拿起酒杯:非常好,厨师长年纪轻轻,就担当餐厅的主厨,可见厨艺和人品一定是胜人一筹。

    雪爸看着阿贵

    厨师长:老板说话妙语连珠,能选择这个餐厅是这个餐厅的荣幸,如有照顾不周,一定要细心培养。

    阿贵:不是什么老板,就是城南北街一个修手机的,也希望兄弟们互相关照才对。你说是不是,厨师长,来,我替大家敬厨师长一杯。

    厨师长干了这杯酒:一定一定,那我就不打扰老板,老板吃好喝好。

    小雪不耐烦的眼神夹了一口菜:虚伪

    第三十幕

    雪爸鼓掌:好啊,好。别的手机店在电商的打击下都关门,小贵的手机店依旧生生意兴隆,可见他们买的恐怕不是手机。

    阿贵:时间不早了,伯父伯母,叔叔和二大爷也该回去休息了。

    第三十一幕

    楼下    外    夜

    阿贵递给雪爸两条烟

    雪爸:改天有时间一定要去我那喝几杯。

    阿贵:一定,改天一定拜访伯父,还望伯父在生意不吝赐教。

    雪爸:哎,生意是小,婚姻为大,希望小贵一定要珍惜这个缘分,

    只要你用心,我是很看好你这个小子的。

    阿贵:伯父说的是,那路上小心。

    车慢慢的离开

    阿贵拿出一根烟,点上火。向右走去。

    第三十二幕

    门口的小文坐在车里,看着阿贵,百感交集。

    第三十三幕

    车  内  夜

    小雪:爸,你怎么让我跟他相亲呢。

    雪爸:你不喜欢吗?

    小学:你看他说的话,一看就很虚伪,而且高中还没有毕业。

    雪爸:你要是有他的一半,我也放心了。

    雪母:这个人看起来的确不适合咱闺女,说话太世故圆润,在加上咱闺女性子太野,不太适合。

    雪爸:人家根本不对咱闺女感兴趣,连正眼都没看过小雪。

    小雪:我还看不上他呢?有什么了不起。我会画画,他会吗?我会唱歌,他会吗?我以后说不定成为一个画家,歌手,到时候比他牛逼。

    雪爸:说话逻辑清新,有理有据。做事干净利索。

    厨师长过来敬酒,不到十分钟菜全部上齐,给自己手机店打广告。

    这些事不是心机,而是思维敏捷,做事周到,是一个人情商和智商的体现。

    小雪,做人要谦虚。

    要是他和小雪真的结婚,我的事业我也可以放心交给雪儿。

    雪爸:闺女,你真的一点都看不上这个小子?

    小雪:看不上

    雪爸:要是看不上,你早就走了,你以为我不知道?

    小雪:我,我是,反正我对他没有感觉。

    雪爸:改天你约他到咱家吃饭,我很看好他。

    第三十四幕

    路边  外    夜

    小贵走在路边。

    小文开车加速停在前边

    小文走下车:上车吧,我送你。

    小贵:你怎么在这 ?

    小文:就允许你在这相亲,不允许我在这吃饭是吧!

    小贵坐在副驾驶上

    小贵:小雪给你打电话了是吧!

    小文:中午在我家的时候你知道下午要和小夏相亲是吧

    小贵:我看过他的照片,我认出他来了。

    小文:小雪很厉害多才多艺,画画好,唱歌也好。家里还有钱

    小贵:你这么了解他。

    小文:我和他也是同学,当然了解了。

    小文看了一眼小贵:他挺招人喜欢的吧!

    小贵拿出烟盒一看,没有烟了。

    小贵把头看向窗外:同学也不一定就很了解啊

    路过一家便利店

    小贵:停一下,我去买盒烟。

    第三十五幕

    路边  夜  外

    车停下来,小贵从车上走下来,向便利店走去

    烟柜  夜  内

    阿贵走进来,老板站起来

    阿贵:老板,十块的。

    老板:年轻人抽点好的,身体最重要。

    阿贵笑笑:都一样,冒烟就行

    阿贵看见桌子上一瓶可乐

    阿贵拿着两瓶可乐走出来

    小文站在外边用脚挫地

    小贵:你怎么下来了,外边冷。

    小文一个眼神:透透气

    小贵递给小文一瓶可乐

    小文:谢谢,能给我一根吗?

    小贵摇摇头

    小文:就一根

    小贵摇摇头,把烟装在口袋: 走吧!

    第三十六幕

    小文一把拉住小贵

    小文:在待一会,回去那么早干什么。

    小贵又转过身看了一眼

    小贵:有心事?

    小文摇摇头:很久没有和人站在街头了,感觉很好

    小文把手揣进口袋,一阵风吹过来

    小贵递给了小文一个口香糖,放在嘴里

    小文:你什么都有

    小贵:不让自己停下来而已。

    第三十六

    小文:我们都变了,不像高中那样了

    小贵:无所谓,高中反正也不是真正的我

    小文:我对你很好奇。从高中开始就感觉你很神秘。

    小贵打开易拉罐

    小贵:每个人都这么说,可是每个人却从来没有真正的靠近我。

    小贵喝了一口饮料

    第三十七幕

    小文拿出手机,小雪打来电话。

    小文:喂,小雪。

    画外音:

    小雪:你在哪呢?我去找你吧!

    小文:有什么事情吗 ?

    小雪:我想问问张成贵,他性格什么样的,是不是自大虚伪。

    小文:你干嘛自己不问,你对他有意思?

    小雪:没有,我就是不知道跟他说什么。

    小文:我现在在开车,等我回去在说。

    小文挂掉电话,小贵掐掉烟头,走了过来。

    小贵:起风了。

    小文绕过后备箱,拿出口袋的避孕套,又转进兜里。

    第三十八幕

    阿贵家  内  日

    女儿正在卧室写作业,奶奶坐在旁边

    颖儿:奶奶、

    奶奶咪开眼:作业做完了吗?

    颖儿:奶奶你困了就先睡吧,我一定把作业写完 。

    奶奶:你好好写作业,我还等你爸爸回来呢?

    颖儿:我也希望爸爸能够早日找到喜欢的人

    奶奶:颖儿,你以后好好学习,考上大学,别像你爸一样,高中都没毕业。

    颖儿:奶奶,你以后能不能少骂爸爸,他每次都挺伤心的。

    奶奶深深的叹一口气

    奶奶:你爸爸什么样的人我知道,他什么事情都藏在心里,不跟人说,奶奶也是希望有个人能替他分担一下。

    颖儿:我一定要快点长大,独立自主,不让爸爸担心。

    奶奶拿出一张纸擦了擦眼角的泪:奶奶老了,也管不住你爸爸了 ,以后再也不逼他做不喜欢的事情了。人啊,要信命。

    第三十九幕

    门响了,阿贵气喘吁吁走了进来

    颖儿和奶奶走了出来

    颖儿过去抱住了阿贵:爸爸,你怎么才回来

    阿贵点点头:妈,还没睡

    奶奶:我给你煮了碗粥,睡觉前喝了他,养养胃。

    阿贵:谢谢妈

    奶奶:不管以后你做什么决定,我都支持你,不想给你添麻烦了

    阿贵抱住了奶奶:妈

    阿贵在客厅哭的像个泪人。

    第四十幕

    学校餐厅  内    日

    颖儿和同学挣一个座位,把一个同学推到,同学哇哇哭起来

    老师走过来,安慰哭泣的同学

    老师:怎么回事?谁能给我一个解释。

    同学捂着脸:老师他推我。

    老师:颖儿,这是怎么回事?

    颖儿模仿同学

    颖儿:我先做到这个座位准备吃饭,徐志华突然和我抢这个位置,是我先来的 ,而且我很喜欢这个位置,我不想让给他。

    是他先开始动手的,恶人先告状。

    老师:同学之间应该互相帮助才对,大家要有东西一起分享。

    颖儿:我爸不是这么教我的,如果他询问我的意见,我可以考虑让位子给他,他没有询问我的意见,所以我不会客气的。我爸告诉我,做人做事情要讲究先后,讲究因果,讲究情人,这样才会受人尊重并赢得别人信任。

    另一个老师走了过来

    老师:好了,好了,大家吃午饭。

    老师抱着同学另找了一个座位:以后要想和同学做在一起,是不是应该主动询问别人的意见呢?

    同学:我就想和他做在一起,他就把我给推到了。

    老师:君子动口不动手,喜欢人家就告诉人家啊。

    颖儿拿着饭盒做到高的位置:这是我爸爸给我做的红烧肉

    第四十一幕

    咖啡厅 内    日

    一家咖啡厅,小雪和小文,桌子上放着手机

    小雪:你了解阿贵吗?他是什么性格的。

    小文:你想了解,自己去问他啊。

    小雪:两天了,他都没有打电话给我,我打过去太不矜持了吧!

    小文:他是比较孤僻的,能打电话的绝不发微信,能见面的绝不打电话。

    小雪看了手表

    第四十二幕

    手机店  内    日

    阿贵盯着电脑看NBA,旁边还泡着面。

    阿贵打开冒出热气腾腾的热气

    小雪拿着外卖藏在背后走了进来

    阿贵:你怎么来了?

    小雪放下外卖: 来看看你。

    小雪看见阿贵的泡面:你中午就吃泡面?

    阿贵:怎么了。方便即食,挺好的。

    小雪把菜拿出来:红狮子头,干炸里脊,爆炒牛肚。怎么样

    阿贵:你怎么知道买这些的。

    小雪:你和小文什么关系?他这么了解你。

    阿贵喝了一口水:这些都是我告诉他的,那个时候穷,第一次去饭店吃饭,就感觉这是最好的吃的。

    方今六个月能赚多少钱,  小文站在先生面前。小雪:不要什么都和他说,我会嫉妒。

    第四十三幕

    阿贵拿里两个碗

    阿贵:这么多我吃不完,一起吃吧!

    小雪搬了一个凳子:我吃过了,你自己吃吧。

    阿贵喝了一口汤。

    小雪看了看手机店:你自己在店里。

    阿贵:你如果手机坏了,我可以送你一部。

    小雪:真的?认识一个手机店老板面子这么大。

    阿贵:在这里谁不知道你父亲家财万冠,买我这样的十个手机店都不止。

    小雪瞪了一眼非常生气:能不能别扯我的父亲,我也有自己的生活,我是一名声乐老师。

    NBA,马刺队进球

    阿贵:漂亮,太帅了。

    小雪回过头看一眼:我该回去了。

    小雪拿着柜台的钱包走出去:我先回去了。

    第四十四幕

    幼儿园门口  外  日

    颖儿背着书包走出来,阿贵站在门口

    颖儿和阿贵向车走去

    阿贵看了一下时间

    颖儿:早上八点上语文课,老师讲了语文课的第一章,然后做了听写生词,老师安排写错的字写十遍,第二节数学课,老师教我们九九乘法表。中午一个男同学和我抢座位,我把他推到在地,老师劝解,下午上了一节美术课,画了一幅画。

    阿贵背着书包:不是要你重复,而是要你选择和判断。从过程推向结果,讲究的因果。时间顺序讲究的是先后。重来说一遍。

    颖儿:今天上语文课,老师听写了五个单词,友爱,合作,帮助,信任, 团结,我错了一个词语团结,我写了五遍,现在已经记住。

    一辆车从旁边经过,穿过马路。

    中午吃饭,一个同学和我抢座位,我把他推到在地,同学哭了,我和老师解释了原因,老师选择信任了我,我和同学道歉获得了他的原谅,他请我吃了一个阿尔卑斯。

    阿贵打开车门,把书包放在车上。

    下午老师要求我们画一幅山水画,我用了黑色的水笔和黄色的太阳,作品很不完美,黑色和黄色不搭配。我重新用了绿色搭配黄色。绿色代表小草,黄色代表太阳。

    阿贵递给了颖儿一瓶水

    颖儿:不喝,我口不干,口渴的时候在喝。

    阿贵把水放在车上  ,两个人上了车

    颖儿挠了挠头:爸爸,我想吃城南街花花姐的蛋糕。很久不吃了,也很久没看见那个姐姐了。

    阿贵点点头:现在还害怕写作文吗?

    颖儿摇摇头:爸爸,你以前也这样写吗?你的日记放在书柜上我都看过了。

    第四十五幕

    前边一辆车超过

    阿贵:谁让你看的?

    颖儿:你很久不买书了,就把你写的日记都看完了。

    阿贵:你想看什么书?

    颖儿:爸爸,你为什么高中就戳学?

    阿贵:一切都是天意。命中注定。

    第四十六幕

    门口一家蛋糕店穿过,车子停了下来

    一排排蛋糕

    颖儿趴在窗上看

    老板娘:颖儿现在越来越漂亮。

    颖儿:姐姐,我想吃酥酥的蛋糕。有推荐吗?

    老板娘拿了一个塑料袋:这个是刚做的。

    颖儿:那我要五个。

    老板娘给打包好

    阿贵:跟姐姐说再见

    颖儿:姐姐再见。

    第四十七幕

    餐厅  内    夜

    一个主任举着酒杯敬小文:小文这次功不可没,做出了政绩,连上边的老领导都夸奖,来大家敬小文一个。

    小文举着酒杯:全是领导领导的好,还有下边的兄弟们支持,才会今天的成绩,来大家一起敬主任一个。

    主任:现在年轻人真是人才辈出,说话做事可谓是出类拔萃。

    五个人一起干杯了酒。

    一个主任:不知道小许有没有对象啊,我有一个外甥,大学也是刚刚毕业,也是单身。

    男同志:小许的父亲现在是县委里书记,你外甥要是能和小许喜结连理,真是你外甥的福气啊。

    小文:实不相瞒, 我啊,早已经有意中人,刚才还打电话让我早点回去。

    主任:小许喜欢的人,那一定是个人才,不知在哪里高就啊 ,月薪多少啊。

    小文:我男朋友不是什么大富大贵之人,各位难免眼生

    主任:那更要大家认识一下了。大家说是不是。

    小文拿出一个手机

    小文:今天都这么晚了,改天一定让他请你们。

    第四十八幕

    卧室  内  夜

    阿贵正在和女儿吃汤圆,手机响了。

    小文:喂,成贵,吃饭了吗?我今天和同事喝酒,说你男朋友当得不称职。

    小贵:那你等我一会,我现在就过去。

    小文:嗯。

    第四十九幕

    阿贵扶着小文向外边走出去

    阿贵:你怎么喝这么多?

    小文:就那些老头还想灌醉我,占姑奶奶的便宜,一群垃圾。都是垃圾,我也是垃圾。

    小文蹲在地下哭泣起来

    小贵:你喝酒就是这么练出来的?

    小文点点头:没办法

    小贵:我送你回去。

    第五十幕

    小雪家  内  日

    雪爸对着小雪:今天我在家摆上宴席,你去请小成一家人

    小雪:为啥啊,每次都是咱们请?

    雪爸:一回生二回熟,成了咱家的常客,还怕走错门。

    雪爸的叔叔拿着大虾走了过来

    雪爷:我是很喜欢这个小伙子,今天要好好露几手和他几杯。

    雪爸:听见了吧,还不快去。

    小雪:爸,借你车的开一下,我车没油了。

    第五十一幕

    蛋糕店    内    日

    小雪和小文在蛋糕店遇见。

    小文正在装蛋糕

    小雪:小文姐,你今天没上班?

    小文:今天头有点疼。

    小雪:那一会去我家吃饭吧,今天我爸要请张成贵去我家吃饭。

    小文:我就不去了,我爸找我还有事。

    小雪指了一个蛋糕店

    小雪:就这个吧!

    小文:今天有人过生日吗?

    小雪:听说他前几天刚过了生日,我打算在给他过一遍。

    小文点点头

    小雪:为什么你之前不早点介绍给我吗?

    小文接过蛋糕

    小文:你不是刚分手吗?还说不谈恋爱。

    小雪:那又怎么样,我们全家都很喜欢和欣赏他。

    小文沉默不做声。

    小文转过身:他是我初恋,高中的时候我们是同桌。

    小雪转了转眼珠:你为什么现在说?对他还有意思?

    小文:别随便开始一段恋爱,免得到头来两败俱伤。

    小雪:你还喜欢他 ?

    小文:我先回去了,头有点痛。

    第五十二幕

    小雪家  内  日

    阿贵一家人走进来,带着一些礼品。

    豪华的装修,大气。

    雪爸出来迎接

    阿贵:伯父

    雪爸:来就来了,还带什么礼品?

    阿贵:难登大雅之堂,今天一见,这装修这摆设,果然不愧是大户人家。

    雪爸:哎,这算什么,我已经为小女在重心买了一套房子,做出出嫁的嫁妆。

    阿贵:伯父如此千金散叶,日后恐怕踏烂了门槛。

    阿贵环顾一周:怎么不见小雪

    雪爸:不管他,我已经泡了上好的龙井。这边坐。

    第五十三幕

    两家人坐在一个房间,雪爸倒上了茶

    雪爸:小成,我知道你,一步步走来不容易,可是这毕竟是城里,生活容易扎根男,现在一大家人要养活。我是很欣赏你,如果你能够入赘我家,那真是再好不过了。

    小贵:伯父客气了,走到街边,帅气有钱的可是一抓一大把,我就是一个贱骨头,有钱了就不知好歹,买房又换车的,恐怕不是富贵命啊。

    雪爸:哎,你也是聪明人,当初走了一些歪路邪路,我都不会计较,感情这事最重要的就是投缘。他伯母你说是不是?

    贵妈:说的是,我为孩子的事情没少操心,这感情还真是靠缘分。

    小贵:我高中没有毕业,一个粗人,连句古诗都背不过,说出来都让大家见笑了。

    雪爸:你还是不实在。

    小雪开着车回到家,一脸的不高兴。

    第五十四幕

    宴席吃饭  内  夜

    雪爸:女儿,我问你一个问题,你喜不喜欢小成

    小雪:就算我喜欢他,恐怕他不喜欢我,早有意中人

    雪爸:我是知道小成的,我比你了解他。

    小贵喝了一口水

    雪爸:俗话说,男追女隔层墙,女追男 隔层纱。

    小贵:来,伯父,我敬您一杯。

    颖儿趴在阿贵的耳朵旁

    颖儿:爸,你到底喜欢小雪姐姐吗?

    小贵:颖儿,爸爸没有教过你,喜欢这种事情,可以毫无理由和根据的

    第五十五幕

    小文的爸爸家  内  日

    小文拿着蛋糕回到家。

    小文:妈,你怎么没在家?

    文妈:我和你二姨在商场呢?对了中午就不会家吃饭了。

    小文:好,知道了。

    小文虚弱的躺在沙发上

    小文:什么嘛。

    小文从包里拿出手机,翻看朋友圈,又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走到厨房打开冰箱,只有几个鸡蛋

    小文走在厨房翻出一包泡面,烧开热水,打开鸡蛋煮了一锅面。

    端着走到客厅,看着电视

    小文:吃碗泡面压压惊

    回忆:

    小贵坐在教室里吃泡面 ,小文拿了一根火腿肠

    小文:你怎么整天吃泡面啊

    小贵:吃泡面,压惊。

    第五十六幕

    小雪家    内    日

    小雪不太乐意,一直在喝酒。

    雪爸看了一眼

    雪爸:小雪你怎么了,一直在喝酒

    小雪:没事,就是想喝酒了

    雪爸:是不是小贵没对你用心,你伤心了。

    小雪:爸,我一个人单身挺好的,自由自在。

    不用去担心别人,想念别人,为别人牵肠挂肚。挺好的 。

    小雪站起来:我吃饱了,回屋休息去了。

    小贵:小雪看起来有什么心事

    雪爸:姑娘大了,都有自己的心事。

    第五十七幕

    小雪从门口走出来,给小文打电话。

    小雪:许恋文,一会我们在老地方见,我想把话说清楚。

    第五十八幕

    咖啡厅  外    日

    小文:我们从高一就在一个班级,还和他是同桌。

    不过那个时候我们还小,只是同学关系。

    小雪:我就想知道,你现在还喜欢他吗?我不想谈个恋爱都这么累。

    小文喝了一口水。

    小文:我也不知道这是不是喜欢?感觉就像是明明尽在眼前,却天各一方。

    小雪:你们还是好好把话说清楚吧!如果我喜欢的东西,我一定会追的,不会轻易的放手。小贵很特别。

    小文:我们?

    小雪转身离开

    小雪:把话说清楚,对谁都好。

    第五十九幕

    小贵家    夜    内

    贵妈在包饺子

    小文穿着一身运动服,扎着马尾,提着礼品敲门

    阿贵打开门

    阿贵:你怎么来了?

    小文:有些事当面说比较好。

    两个人坐下

    阿贵倒了一杯水:今天你很特别

    小文:没化妆,没打扮,就随便找一身运动服,扎起一个马尾。

    阿贵:像是你高中的打扮

    小文:那个时候感觉这样可好看了。

    阿贵:找我什么事?

    小文:我想告诉你,我喜欢你。在高中的时候

    阿贵:奥,高中的时候啊

    小文:现在也喜欢。我告诉小雪,我喜欢你。想知道你对我的感觉?

    阿贵突然拿起一根烟

    阿贵:这有点太突然。我也不知道说什么。

    小文:我等你的消息,我先回去了、

    第六十幕

    贵妈劝小文留下吃饺子。

    贵妈:天气有雪,今晚就住在这儿了。

    小文:没事

    第六十一幕

    小文和颖儿在一个房间

    颖儿拿出他爸爸的日记

    小文感动哭了

    第六十二幕

    剧终

    本文由必赢官网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方今六个月能赚多少钱,  小文站在先生面前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