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必赢官网 > 小说 > 有个叫李山的庄稼汉即便住在前村,后是村大疫

有个叫李山的庄稼汉即便住在前村,后是村大疫

发布时间:2020-03-30 22:15编辑:小说浏览(99)

    内容来源:林扶霄,图文综合自网络

    沈文宝护生免瘟疫

    清朝末年,江南有个村子爆发了瘟疫,死了好多人。这村子中间有一条马路,马路将村子分成了前村和后村,奇怪的是,染上瘟疫的全都是后村的村民,前村还没发现一例染病的。

    沈文宝护生免瘟疫 古文:太湖之间,村民惟事屠罟。沈文宝,阖门好善。见人获禽鱼,买放之。众笑其迂,沈独不倦。后是村大疫,人有梦见瘟鬼,执旗一束,相语曰:除沈家放生修善外,余排门尽插旗。未几,一村三百余家,疫死者过半,独沈举家无恙。 译文:太湖地区的村民,都以捕鱼、杀鱼为生。不过村里有个叫沈文宝的人,一家人都喜欢做善事,只要看见有人抓鱼回来,就去买来放生,因此大家都讥笑他们愚蠢,但沈家人还是时常这么做。

    有个叫李山的村民尽管住在前村,但他的儿子刚刚出生,为了安全起见,他还是决定举家搬迁至千里之外的岳父家。临走前,李山去后村与他的好友陈宏道别。

    有一次,村子里开始流传瘟疫。村民中有人梦见瘟神手里拿了束旗子说:「除了沉家因为有放生做好事之外,其余每一家都要插旗!」 过没多久,整个村子一共三百多户人家,不但全都感染了瘟疫,并且一半以上的人都因此而死了!只有沈文宝一家,完全没有受到影响,安然地度过了这场灾难。

    进了屋,只见陈宏与他妻子昏昏沉沉地躺在床上。见李山来了,陈宏才吃力地开口说道:你别过来,我俩都染病了,可能快要死了。

    李山心中一惊,说要替他俩请郎中。陈宏苦笑道:哪有郎中敢来啊?你别白忙活了。他伸手指了指墙角的摇篮:你若有心,就帮我将儿子抚养长大吧。说完,他就晕死过去。李山强忍悲痛,当即抱起摇篮中的孩子,走了。

    当天,李山就收拾东西,举家投奔岳父去了。谁知走到半路,先是遭遇山贼,一身的盘缠全被抢了,接着其妻李氏又不慎跌落陡坡。待李山把她背上路基,人早已昏厥了。

    这下,李山可谓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两个嗷嗷待哺的婴儿加上昏死的妻子,可如何是好?正在这时,不远处传来几声铃铛响,李山定睛一看,原来是一个郎中,正迎面走来。

    李山赶紧上前向郎中求助,郎中将李氏的裤腿卷起查看,断定是腿部骨折,便扭头对李山说:情况很严重,你现在背她上我的医馆,要快!

    李山叹气道:实不相瞒,我的钱全被山贼抢了,现在身无分文

    郎中道:救人要紧,其他好说。这郎中姓赵,原是这一带的名医。由于李氏的伤情严重,只得暂时在赵郎中的医馆住下了。而这一住就是两个月,一家子吃穿用药,全靠赵郎中接济。李山实在过意不去,便对赵郎中说:内人已可下地,我们这就打算重新上路了。可您的大恩大德,我该如何报答呢?

    赵郎中摆摆手,劝李山不必放在心上,赶紧上路便是。李山当然不能答应,说什么也要赵郎中提出回报的条件来。赵郎中见李山心诚,沉吟半晌,也就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原来赵郎中的妻子不能生育,而李山夫妻一来穷苦,二来李氏腿伤未愈,这夫妇二人拖着两个孩子赶路,实在不便,赵郎中就想抱养一个,并给李山一百两银子,作为酬谢。

    一旁的李氏一听到一百两银子,眼睛都亮了。她把李山拉到一边,说:你还犹豫什么?郎中说得句句在理,再说郎中家的条件可比我们好多了,孩子留在这儿,一点不吃亏。

    李山叹了口气说:那你说,把哪个孩子留下?

    李氏说:这还用问,当然是陈宏的孩子了。我们还可以得一百两银子,何乐而不为呢?

    李山摇头道:这孩子是陈宏临死前托付给我的,我怎么能把他卖了?你这不是陷我于不义吗?

    李氏道:难不成你还想卖自家孩子啊?

    李山皱着眉陷入了沉思。想了半天,他决定听天由命,便对郎中道:两个孩子,您喜欢哪个,就抱哪个吧。

    赵郎中略加思索,将陈宏的孩子抱在了怀里。李山仰头长叹一声:这是天意啊。说完,他便从郎中手里接过一百两银子,带着妻子离开了。

    有了银子,李山便雇了辆马车赶路,很快来到了岳父家,定居下来。

    大半年一晃而过。这天,李山正要出门,却见院外走来一人,仔细一看,竟是陈宏。据陈宏说,李山夫妇刚离开村子,朝廷便请了名医赵郎中来村诊治瘟疫。赵郎中听说得病的村民都住后村,前村没人得病,便觉得这不像瘟疫,四处走访后得知,前村村民的用水来自村前的小河,后村村民的用水来自村后的古井。于是,赵郎中来到古井边查看,这才发现了玄机。由于去年村里死了好几位老人,山上添了些新坟,尸体腐烂,又逢多雨,污水顺着山脉渗入山下的井中,后村村民饮用了这不洁之水才患了病。找到原因后,赵郎中对症施药,患病村民无不痊愈。

    李山问陈宏,那赵郎中是何长相,陈宏说了个大概,李山这才发现,正是自己路上碰到的那一位。陈宏又说,此次前来,是想要回他的孩子。李山心中一惊,忙说:孩子被你嫂子抱出去了,我这就去把他抱回来,你在这儿稍等。

    李山找到妻子,将孩子抱了过来,对妻子说陈宏没死,来找他们要孩子了。妻子忙问他,是不是打算把自家的孩子抱给他,李山点点头。

    妻子急道:你为何不将路上发生的事告诉陈宏?你对两个孩子可是一视同仁的,当初要是赵郎中挑了我家孩子,那也就挑走了,不是吗?

    李山苦笑道:事情的确如此。问题是,人家会信吗?你就算有一百张嘴来解释,人家也只会认为,你是为了一百两银子,卖了朋友的儿子。

    妻子哭道:那你也不能把自己的孩子给他啊。不行,你快把孩子还给我!说着,她就要伸手去夺李山怀里的孩子。

    李山一把将她推开,大声道:你听我说,陈宏若是够义气,他今天把孩子抱走,过几天还会再抱回来的。

    见妻子一脸的疑惑,李山接着说:陈宏把孩子交给我时,那孩子也是刚出生。今天,我把我的孩子给他,他未必看得出来。但他老婆是细心之人,准能认出这不是自己的孩子,那陈宏必然会抱着孩子回来找我。到那时,我再把路上发生之事,一五一十说给他听,他才会信。

    事情果然如李山所料,陈宏将孩子抱回去后,他妻子当天就发现这孩子不是他们的,便又催促陈宏抱着孩子来找李山。李山这才将自己途中的遭遇,原原本本地告诉了陈宏,之后便跪在地上,请求陈宏能够原谅。

    陈宏将李山扶起,感叹道:你既然能把自己的孩子送给我,我自然信你。只是

    李山赶紧取出一百两银子,塞在陈宏手中说:你这就去赵郎中的医馆,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赵郎中,并把这些银子还给他。赵郎中是个好人,他一定会把孩子还给你的。

    陈宏犹豫道:我怕赵郎中信不过我,你与我同去如何?

    李山转身从抽屉里取出几张纸,递给陈宏说:近几日我刚好有事脱不开身。这是赵郎中为我内人开的方子,他一看这方子和你给他的一百两银子,定会相信你所言非虚。另外,既然村子里并没爆发瘟疫,我已和内人商量好要回去了,我们村里见吧。

    陈宏点点头,收下银子和方子,就走了。

    几个月后,李山举家搬回了村里。当天晚上,陈宏在家为李山接风,李山见屋子里并无孩子的身影,着急道:这是怎么回事?莫非赵郎中不肯把孩子交还?

    陈宏摇摇头说:不是他不肯还,是我压根就没向赵郎中开口。那天,我找到了赵郎中的医馆,看到赵郎中抱着孩子,又是亲,又是笑,想起他不畏瘟疫,冒死来我村诊病,救活了村里几十口人,也救了我和内人的命,我实在开不了这口啊。

    李山沉吟道:既然你不忍开口,要不我亲自去一趟?

    陈宏摆摆手说:还是算了吧,知道孩子比我过得好,知道孩子有赵郎中这样了不起的父亲,我已经知足了。何况赵郎中是救死扶伤的好人,于我于大家都有恩,我不能让他寒心啊。

    本文由必赢官网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有个叫李山的庄稼汉即便住在前村,后是村大疫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