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必赢官网 > 小说 > 自己和生母就提出让母鸡来孵那三个雉鸡蛋必赢

自己和生母就提出让母鸡来孵那三个雉鸡蛋必赢

发布时间:2020-01-17 11:05编辑:小说浏览(133)

    有一次,我和母亲上山砍柴捡到了七个雉鸡蛋。我们小心翼翼地把它们带回家。家里的一只母鸡刚下完蛋,我和母亲就提议让母鸡来孵这七个雉鸡蛋。

    一 母鸡在草丛中觅食时,捡到了一个蛇蛋。 这是一只不会下蛋的母鸡。越是不会下蛋,她越想当妈妈。 母鸡见到蛇蛋如获至宝,将蛇蛋带回家中。 母鸡的家在一棵梧桐树下。 母鸡不知道这个蛇蛋里的生命是否还与这个世界有缘,她抱着一丝希望开始孵蛋,她不放弃任何能使她当妈妈的机会。 母鸡用体温和心血感化蛇蛋。几天以后,她隐约觉到了蛇蛋里有生命存在。 她不知道自己孵化的是一只蛇蛋。她只知道身体下边的这个东西能使她获得当母亲的权利。 梧桐树的叶子是绿色的。绿是生命的颜色。 终于,母鸡感受到蛇蛋在蠕动。欣喜从天而降。母鸡进入了另一个世界,一个她向往已久的世界。 小蛇从蛋里破壳而出,他惊讶地注视着这个陌生的天地,感激地望着身边这位带他到这个世界上来的母亲。 母鸡过去怕蛇,怕得很。 可她现在面对小蛇,没有一点儿恐惧。他是她的孩子。 是他使她成为母亲的,她感激他。 母鸡忙碌起来,寻找小蛇爱吃的食物喂他。晚上给他挡风,白天和他嘻戏。 母鸡尝到了当妈妈的喜悦与满足,她觉得自己是幸福的。 的确,没有施爱对象的生命是最不幸的生命。 小蛇在母鸡的关照下一天天长大。 梧桐树下充满生机。二 小蛇和妈妈形影不离。小蛇是母鸡生命的全部。 居住在附近的母鸡们本来将小蛇的妈妈作为她们茶余饭后的笑料,她们讥讽她不会下蛋,现在她们见她给一条蛇当妈妈,她们认定这是对鸡家族的亵渎,她们视她为异类。 一只被推选出当代表的黑母鸡来到梧桐树下,她趾高气昂地对蛇妈妈说:要么你放弃你的蛇儿子,要么你带着他离开这里。我们不能容忍一只母鸡给蛇当妈妈。为什么?我们并没有影响你们的生活呀!蛇妈妈说。 供你选择的时间只有3个小时。黑母鸡转身走了。 母鸡进行痛苦的选择。 她从出生开始她就住在梧桐树下,她不能离开这棵大树。 蛇是她的儿子,也是她的一切,她不能没有他。 妈妈,这是为什么?已经长成大蛇的儿子问母亲。 母亲摇摇头。她也不知道。灾难如果来自异类她还可以理解,可却来自同类。 蛇儿子早已注意到自己的形体与母亲的形体大相径庭,但这丝毫没有影响他与妈妈的感情。形体是外在的,感情是内在的。内在的东西才是本质。生命追求本质。蛇从小接受了母鸡的爱,他要用同样的爱回报母鸡。 母鸡决定不离开梧桐树,也不离开蛇儿子。这两样东西构成了她的世界。 3个小时过去了。 被激怒的母鸡们请来了四只膀大腰圆的公鸡,她们决定用武力驱逐这位不循规蹈矩的同类。 四只身材高大的公鸡包围了母鸡的家。 梧桐树,默然不动。

    经过半个多月,七只小雉鸡破壳而出。开始的时候,它们的样子与家养鸡差不多,母鸡也带着它们在天井里游荡。过了一个多月,小雉鸡长出了淡红淡绿淡紫的羽毛,比家养的鸡好看得多,也活泼多了。我的一颗幼小的童心与亲手养育的七个小生命的心一起跳动。那时候,我觉得世界上最美的和最重要的就是這七个小生命了。我亲手编织了一个像宫殿一样的小竹笼子让它们晚上安息;我带它们到溪边的草坪上让它们嬉戏;给它们挖蚯蚓、逮小虫……

    到了四五个月的时候,它们开始在祠堂正中的天井里练习飞行。虽然飞得不高不远,但雉鸡的本性显示出来了。

    母亲告诫我,雉鸡就是雉鸡,它们总有一天会从家里飞回山里去的。祖母则建议与其任它们将来飞走,还不如现在就“放生”,你从哪里捡的蛋,就送回哪里去,雉鸡妈妈会感谢你的。祖母的建议我当时哪里听得进去?

    又过了一些日子,发生了一件事情,在傍晚拢小雉鸡的时候,发现少了一只。当时急得我哭了起来,找遍了全家所有的地方,就是不见它的踪影。我怀疑是我家那条老狗把它吃了,因为有几次老狗伸长脖子冲着飞着玩的雉鸡汪汪叫,似乎对雉鸡有仇,想置雉鸡于死地。于是我就拿老狗出气,往它的肚子上乱踢,直到它痛得叫喊着溜出门去。祖母说:“你怎么拿狗来出气?我想是小雉鸡今天飞走一只,明天还要飞走一只,一只一只地回山林去,回老家去,谁不要自己的老家啊!”祖母的话说得那么有道理,我就心惊肉跳起来。那天晚上我带着一种沮丧的心情入睡了。

    第二天,我还没有起床,母亲来唤我:“还不快起来,你丢失的小雉鸡回来了。”我很好奇,它是怎样认识回家的路的呢?更奇怪的是,第二天飞走的两只在第三天早晨又飞回来了……有一天,我整个傍晚都守候在天井边,我要亲眼看看它们是怎样飞回老家去的。秘密终于揭开,它们根本没有飞走,只是在我拢它们前有两只用极快的速度钻到大谷仓底下去。原来它们不想进我的宫殿一般的小笼子里了。

    我养小雉鸡的事情,村子里知道的人越来越多,有不少人路过我们家门,来参观我的小雉鸡。看的人多发的议论也就多,可有一个意见是一致的:雉鸡再长大是一定要飞走的。这时,有人撺掇我把雉鸡拿到市场上去卖,用卖雉鸡所得买布做一件新衣服穿。

    我记得我那天穿着一件新衣服,挤在卖鸡的队伍里。开始没有人光顾我的“货”。后来询价的客人越来越多。我当时觉得我的雉鸡一定能卖个好价钱。可是我逐渐发现所谓来询价的人都是来看热闹的,并不真想买。市场上的人越来越少。母亲出现了:“好了!回家!”说完提起鸡笼就拉着我回家了!

    雉鸡在天井里越来越不习惯。不知为什么,自从经历了市场的“洗礼”后,它们的精神不如以前好,最要命的是我喂的各种饲料它们都不爱吃。终于有一天,那只丢失的雉鸡倒下了。我亲眼见到一个小生命死亡的全过程。我哭了。祖母的“理论”这时才真正地被我接受,但接受的代价竟然是一个小生命。

    我和母亲带着笼子来到了捡到雉鸡蛋的山林里。我将笼子的门打开,小雉鸡一个一个鱼贯而出,瞬间它们就消失在荆棘丛中。它们终于回到了自己的家园。这时候,我看到山杜鹃花满山遍野红遍了,似一抹抹朝霞,似一行行火炬,似一条条龙灯!

    本文由必赢官网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自己和生母就提出让母鸡来孵那三个雉鸡蛋必赢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