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必赢官网 > 小说 > 跟着警鸣声从我的手机里传进我的右耳必赢官网

跟着警鸣声从我的手机里传进我的右耳必赢官网

发布时间:2019-11-21 23:37编辑:小说浏览(122)

    *天使都是这样出现在你眼前的,你无法有任何的心理准备,但她的任何一举一动**都可以在你心中画出一道永远。*后来,雨声托朋友替我注意工作机会,顺便也替他注意工作机会。我问雨声,生活过得好好的,跟富贵住在一起也没产生什么大问题,干嘛连他这个公子哥儿都要找工作?「因为富贵那天在路上看见一辆深灰银色的CRV.」他的眼睛闪烁着光茫,像一个刚出狱的人,望着天空,感觉到这个世界多么的美好,空气多么的新鲜一样。「看见CRV?车子喔?看见了又怎样?」「她拼命的尖叫!」「为什么尖叫?她的脚被压到?」「不是啦,是她很喜欢啦!」「……所以……你要打工……买车?」「是的。」「雨声,你想太多了,你打工一个月能赚多少钱?光贷款,光养车你就……」「你不用说服我了,我心意已决!」他说这是他这辈子第一次为了一件事情有这样的执着与坚持,第一次这么努力要完成它,连自己都不敢相信。「壮士未酬身先死,常使英雄泪满襟。」↑这句话是他当时,望着遥远的天边,一阵阵顶楼的海风吹来,他闪烁着眼睛,非常认真的说着。当时我不太懂他买车跟「壮士未酬身先死」有什么关系?过了一会儿我才知道是他用错诗词成语了,但是我看他那么陶醉,也就不好意思吐槽他。「他可能是要说「壮丁打工打到死,能买HONDACRV.」吧,应该是这样……。」我在心里暗自替他解释着。后来,真的被他朋友找到了一个Parttime的工作,当天他一大早就打电话来给我。「阿哲!阿哲!找到工作了!快!起床!我们工作去!」「什么工作?!」我兴奋的从床上跳起来。「霹雳赞的工作,一天一千一,还有午餐,还有辣妹可以看,工作快乐简单又有趣。」「Really?!我……我马上到!!」我立刻从床上翻起来,梳洗,整理仪容,更衣,还打上领带,穿上皮鞋,骑着机车,飞快的赶去雨声家。在路上,我不禁在想……「霹雳赞的工作,一天一千一,还有午餐,还有辣妹可以看,工作快乐……简单……又有趣?这是什么工作?」************************「我铐!很赞的工作啊!时薪很高啊!工作轻松简单又有趣啊!可以看辣妹啊!你倒是告诉我啊!哪里有趣啦?哪里轻松啦?哪里有辣妹看啦?」我追打着雨声,在台北市立木栅动物园。在园区里的员工休息区,我拼命追着他打着。「喂……我没说错啊!是很简单啊!时薪很高啊!这里辣妹也很多啊!」「还敢狡辩?这算什么工作啊!还要让小朋友东戳戳西摸摸的,偶尔来个几个大人要求拍照,重点是……还要装可爱?!」我继续追着雨声打,一股气不自主的由衷而生。对了,我忘了说,这时候,我身上原本打着领带,穿著皮鞋的穿著,已经被一身企鹅装给取代了。而雨声穿著的是一身的虎皮。「小朋友,快来看啊!企鹅在打老虎!」一个幼儿园老师,带着一群托儿所的小朋友,不知道什么时候围在我们旁边。我们旁边还不只有他们,还有一大群游客。「还是第一次看到这种画面耶!居然会有企鹅骑在老虎身上的?」「对啊!居然是企鹅海扁老虎?」我跟雨声以为员工休息区应该是没有人会看到的,但我们没想到……我们不得不停下动作,企鹅脸看着老虎脸,突然两人都不知道怎么办好。「喂喂喂!不要停啊!你们继续打,我们要拍照啊!」某位游客如是说。「好蠢……」雨声说着,走在我的旁边,我们打算去躲起来。「我的妈啊……,拍就拍嘛……还送我们干嘛……」我们手上,各有一张「企鹅叠在老虎身上」的照片。「这下子一世英名全毁了……」「我讨厌拍立得……」「我也是……」其实,我跟雨声都没想到是这样的工作,所以我们非常的讶异,这对我们的打击很大。当然,不是工作不好,是压根没想到工作是长这样的。我们以为到动物园,应该是收收票,发发传单,再嘛就是扫地这些平常的工作。这种感觉就像父亲大人打电话来说他买了一台法拉利给你,你非常高兴的冲回家一看究竟,结果是法拉利模型一样。吃过员工午餐,我们非常认命的再度披上企鹅皮跟虎皮,继续跟大太阳及小朋友们搏斗。谁教我穷到不行?谁教夏雨声要买CRV?下午的工作内容,我们多了一项任务,就是把两大包的气球发完。一只企鹅外家一只老虎,已经是园里小朋友们的焦点,再加上没有手的企鹅会拿气球,这就更精彩了。一大群小朋友都忘了去看真正的企鹅跟老虎,也都忘了那几只名字取得霹雳俗的无尾熊,他们只知道要跟我们玩,要戳企鹅,要惹老虎生气,把拿走的气球刺破再来拿新的。那天,我们至少拍了500张照片,家长们很热心的送给我们十多张拍立得。我们累得要死,但是为了一千一佰元的日薪,我们不得不拼命。后来,发生了一件让我觉得霹雳痛苦的事。至今,我还是很难忘。「阿哲,阿哲,你看,那边。」雨声用老虎爪子耙了我几下。「哪里?看什么?」「那里啊,那两个人啊。」雨声的爪子指向我的左前方。我一看,不知为何的全身发麻,转头拔腿就跑,拼命跑,使尽我剩下所有的力气,但是后来我才发现我错了。第一。因为我穿著企鹅装,他们看不见我。第二。我越跑,那些小朋友就越兴奋,因为他们没追过企鹅,这辈子也没看过企鹅跑这么快的。跑着跑着,一阵慌张,我的企鹅头掉了。一群小朋友的骚动,让许多人都往我这边看。当然,也包括了他们两个。他们不是别人,是邱心瑜跟汪学伟-待续-*我也不知道企鹅可以跑这么快……。*其实被秋刀鱼跟汪学伟看到我在扮企鹅也没什么关系,反正我不偷不抢,光明正大的努力工作,为了自己的生活费,研究所的补习费,房租,拉拉杂杂的水电瓦斯电话费……等,这工作可以为我解决一大半的经济问题,脚踏实地的一切重新来过,这是件好事啊,被他们看到又不会怎么样,难道我会生气吗?难道我会觉得丢脸吗「阿哲,别生气了啦……这又不丢脸……」「哇铐!要我不生气?要我不觉得丢脸?这太难了吧!」雨声在一旁吃着「阿姑的冰」,那副一点事都没发生的模样,看得我真想喷火。「这有什么难的?汪学伟也没说什么,秋刀鱼也没笑你啊,人家汪学伟还请我们吃冰耶,这么大热天的,有碗芒果冰真是赞啊!」「一碗芒果冰就可以收买你的尊严,我可不行!拜托,一个是几乎天天跟我做对的室友,一个是曾经要帮我找工作,找房子却被我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有为青年,结果被他们看到我在这里扮企鹅,你要我怎么不丢脸?要我怎么不生气?」「那你生气有用吗?难不成你要汪学伟来扮企鹅?要秋刀鱼来发气球?」「这……唉呀!反正你不懂我现在的心情啦!」雨声没有再说话,他快乐的吃着自己的芒果冰。我的心情Down到了谷底,短时间之内大概很难爬起来,因为我的自尊心严重的受到打击。我们脱掉了企鹅装,老虎装,一天的工作算是完成了。手上一张一仟元及一张一佰元的钞票,解决的是这几天的吃饭问题,却没办法解决我现在心中的郁闷。从动物园骑着机车回到八里,我突然觉得这一段路好遥远,我突然觉得这人世间的一切为什么都这么的遥远?就连最基本的快乐,都好象离我有天地之遥。平时我最喜欢看的淡水日落,现在却一点都不觉得它很美。以时速大概只有十的速度骑在关渡大桥上,淡水日落好象变成不再让人心轻悸动的白色,平时那橙红色的妆像是被卸掉了一样。平时我最喜欢看的淡水线捷运,车厢的白灯在傍晚的海岸线上,画出一道亘长的光绫,在捷运列车的交会中,你似乎可以看见光与光之间的律动,在分开的那一剎那,两条光绫似乎会牵着彼此的手。但是现在,捷运就只是捷运,什么光绫,什么光的律动都不见了。大概是我太多愁善感吧。我总觉得我的遭遇一直都让人匪夷所思,不只是别人看了觉得匪夷所思,就连我自己都觉得匪夷所思。女朋友莫名其妙的跟我分手,原因是因为那只趁人之危的麦克鸡,原本相当有信心的研究所考试居然落榜!?想搬到另一个地方换换环境,大概可以换换运气,结果遇到一只会咬人的秋刀鱼,找工作找到别人的男朋友公司里去……这些都不要说了,就连手机掉到淡水河里这种你想要它发生都不太可能发生的事情都会在我身上出现。我招谁惹谁?一连串的事情下来,加上今天的自尊心打击,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快乐是自找的没错,但倒霉会自己来找你。不过,后来总算有一件好事。就是西雅图天使。从那一天之后,我一直不能忘记她的样子,那隔着玻璃说话的画面,我想连小说,连电影剧情都不一定能想的到。印象深刻的相遇是缘份继续的主要原因。所以隔天,我回西雅图去找她。我知道这很笨,天知道她什么时候会来?又知道她什么时候离开?说不定她只是来台北渡假,说不定她是留学生,回台湾只是短暂的停留,说不定她已经忘了这家西雅图咖啡厅。也说不定她已经忘记我了。但是,我刚刚有提到过,印象深刻的相遇是缘份继续的主要原因,所以在我等了两个多小时之后,她的身影,打开了玻璃门,走进了我与她的缘份里。她跟我一样,忘不了那一天的相遇吗?我不知道,这种问题谅谁都不会想去问,因为那是一种快乐,一种不知道答案的快乐。我们依然坐在老位置,我们依然用纸条说话,直到她离开,我道别,我们还是没有留下任何可能延续缘份的连络方式,这种感觉,好象是我跟她都相信着缘份会继续,只要西雅图还在,我们就会再相遇。我还是没有听到她的声音,我只记得她美丽的脸庞与身形。她也不曾要求要听我的声音,彷佛一切都可以无声的进行。所以,唯一的好事,我怎能轻言放弃。当下决定,回到八里洗完澡,我要到西雅图去。我有强烈的预感,她今天一定会出现在那里。回到八里,手机在后面裤袋里发出哔哔声,那是收到讯息的声音。我没有去理会它,因为我一进门,就看见一个讨厌的人,拿着一个讨厌的东西,一脸讨厌的笑容,对我说一句讨厌的话:「阿哲,你看!可不可爱啊?」秋刀鱼抱着一只半身大的企鹅,在我面前晃来晃去。「秋刀鱼,这一点都不好笑。」「唉唷!笑一个嘛,我见到你难得开心耶!」「喔……是喔……那还真是谢娘娘恩典啊……」我没理她,我知道她是故意的……废话!!她当然是故意的,不然还是巧合喔?!对不起,我差点歇斯底里的叫了出来,不过,我一身疲累,我只想好好的洗完澡睡觉去。这时我想起了手机里面有讯息,把它打开来一看,又是那个传错讯息的家伙。之前,刚买手机那一天,我的新手机号码都还没有人知道之前,我接过一通怪简讯,它的内容是:「我知道你会走,所以我不会留,但请你记得,你牵着我的手的时候。」这不是藤井树的《猫空爱情故事》里,台湾大哥大女孩传错给吴子云的简讯内容吗?这家伙大概网络小说看太多了,幻想太严重,脑袋有点问题了。但那不是他传来唯一的一通简讯,因为之后几天,他又陆续传来了两三通。内容都是那种让人看了会很难过的。「你在哪里?让我见你最后一面好吗?」这是他的第二封简讯,在半夜三点半传来的。我觉得莫名其妙,还好心起床回传给他说:「不好意思,你可能传错对象了。」「你不要再骗我了,我知道你是故意的。」这是他第三封简讯,在隔天的半夜两点。我依然觉得莫名其妙,又回传了一次:「不好意思,你可能传错对象了,请你查明号码之后再传好吗?」今天这一封简讯,是他的第四封,内容是:「可不可以教教我,如何能说不再见就不再见?」今天的遭遇,加上刚刚被秋刀鱼的企鹅给耻笑,我实在是受不了了,我拿起电话,不做二声就拨了出去。今天,我一定要跟这一个简讯怪客做一个了结!我甚至拟好了草稿,等会儿如果他接了电话,我一定劈头就骂:「拜托!请你不要再玩这种无聊的简讯游戏了好吗?都已经跟你说过我不是你要找的人了,你还要传?简讯传得越多,中奖机会越大吗?」只是我没想到,这个简讯怪客是个女的,而且她的声音……还挺不错听的。「呃……小姐,我不是妳要找的人,请妳不要再传简讯来了,谢谢。」虽然跟原本拟的草稿内容不一样,但是……意思到了就好。洗完澡,我换上了比较正式的白色衬衫,邱心瑜见着,直冲着我问:「要去约会啊?」「要妳管。」「喔,应该这么问,要去游泳啊?」「游泳?」「你不是企鹅吗……」她拿起企鹅,一脸让人想扁她的笑容。我不想理她,我要去西雅图-待续-

    *妳传来的讯息,一字字穿心越骨,一句句痛彻心肠。*我接过手机,很努力的要把它放进我的口袋里。心跳回到了正常的速度,突然有一种很深的失落感。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有失落感,这种感觉很莫名其妙。你曾有过这样的感觉吗?一早起床,心情不坏也不好,却总有一种今天会发生一些事情的预感,但你又不知道事情是好是坏,也奇怪着自己为什么会莫名其妙有这种感觉,一整天都不对劲,做事也有些心不在焉。没有吗?没有,好,那我是怪人。我其实也不是一早起床就有这种感觉的,而是刚刚。西雅图天使出现的刚刚,我突然有一种「有事发生,有事该做」的感觉,好象自己忘了做什么,却一直想不起来一样。这时候,手机振动了两下,收到讯息的声音,也同时发出来。我拉着雨声,摇啊晃的到了旁边没有人的地方打开讯息。「雨……雨……雨……」我不停的颤抖着,话也说不清楚。「干嘛?一个讯息让你发羊癫疯啦?」「这……那……」「你是怎样啦?」我冲出人群中不停的东张西望,我忘了身上还穿著企鹅装。「阿哲,你在干嘛啊?」雨声戴好虎头跟着冲了出来,虎爪在我背上耙呀耙的。我没应他,一边拼命的跑,一边拼命的把身上的企鹅装给脱了。我在人群当中寻找,寻找,怎么找都找不着她。「请你告诉我,真爱到底存不存在?」我不敢相信这么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会发生在我身上,我完全没有想过过去几天以来每天跟我讯息来往的伤心女孩,竟然就是让我深觉惊艳,不知所措的西雅图天使。当我看到「请你告诉我,真爱到底存不存在?」这十三个字出现在我的手机上时,你一定没办法体会那种感觉,一种连毛细孔都觉得不可思议的感觉。我试着拨出她的电话号码,但是拨号键抽掉了这颗电池最后的电力,手机就这样挂了。我冲出动物园,往捷运的方向跑去。假日的动物园,不消说,来来往往数百千人,我根本无从找起。我冲回我的停车处,从置物箱里拿出另一颗备用电池。「快啊……!快啊……!求求你……一定要有电啊……!」我手忙脚乱的换了电池,心里急得像动作片里爆炸前几秒钟的拆弹过程一样。该死的是,我赫然想起前两个晚上,这颗电池就已经因为没电而被我遗忘在置物箱里,两声哔哔,屏幕上显示着「请充电」三个字。我按下重拨键,一面跑回捷运站外,奢望着可以在某一个方向,某一个角落看见她。画着一大堆可爱动物图案的捷运列车正要关门,发出了特有的警鸣声,这时手机被人接起,一声轻轻的「喂」,跟着警鸣声从我的手机里传进我的右耳。「别走!」我用力的说着。手机失去电力的同时,讯号也跟着断了。列车激活,我呆望着它慢慢的远行,绕过捷运高架,越来越小,越来越小。我不知道那句「别走」她有没有听见,我只知道如果现在没有追上她,我跟她之间所有美丽的相遇都会失去意义。我骑着机车,跟着捷运路线狂飙着。心里暗想着捷运木栅线的停靠站,她到底会在哪一站下车?「给我这一次机会,就这么一次,我不会再放弃,不会再只顾着自己,不管结果如何,我都会好好的珍惜。」我在心里这么默念着,默念着。我也不知道我该在哪一站停下车,我只知道我不能停-待续-*别走。*我被Fire了。原因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当众跷班。「当众」这两个字的意思,相信大家都懂,但是「当众跷班」这四个字,看在动物园管理群里,可是非同小可,我当着数千人的面前,像发了疯似的脱了企鹅装拼命的跑,就这样一路跑出了园区,听说因为这样的画面特殊,还有人以为企鹅装里有蛇。总之,我为跷班这个名词付予了新的意义。雨声后来告诉我,因为当时并没有被园里的工作人员立即发现,所以企鹅装还被旅客拿走,还好他一定跟在我后面,只是虎皮让他跑得慢了一点。「这下可好,一份高薪的工作就这样没了。」雨声翘着二郎腿,咬着牙签对着我说。「是你自己不干的喔,我可没叫你不干。」「我铐!如果今天是我干了跟你一样的事,你会继续做下去吗?」「我考虑。」「妈咧还考虑?枉费我把你当兄弟了……」「你想想,如果是你,你不会去追?」「……我考虑……」「考你个头啦!像你这种色胚子,跑到美国你也照追。」我喝了一口茶,往嘴里塞了一颗蜜饯。「哎……女人喔……害人喔……祸水喔……害李元哲掉工作喔……」雨声讲到一半电话响,他看着来电显示,露出一脸恶心的笑容,随即用很恶心的声调讲电话,这不用说,绝对是王富贵打来的。我没有想太多,一路骑到了「科技大楼」站,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会在这里停下来,或许是因为我已经看见了那一辆画满动物图案的列车,也或许是因为我在这里遇上第一个红灯。我把车子丢在旁边的人行道上,因为我不想因为红灯右转而被躲起来像小偷的警察开罚单。列车停下不久就驶离站,旅客一个一个从电梯上下来。「科技大楼」站只有一个出口,旁边有一家麦当劳,走过麦当劳的同时,我闻到薯条的味道。走出车站的旅客,有的站在站门口等人,有的坐上了亲友的车,脸上带着笑容,有的招下了出租车离开。我看见一整群的辣妹,穿著短群,削肩T恤,各个身材高挑有致,曲线玲珑,大概是某学校的乐仪队或拉拉队吧。但这时不是看辣妹的时候,因为我在等她,西雅图天使。忽然间,我不知道该怎么叫她。在电话简讯的来往中,我只知道她是个心被伤透的女孩,在现实的生活上,她是个让我目炫神迷的天使。那天晚上的黑车追逐,我也没能知道她的名字,只认识了她的眼泪,彷佛泪流进我身体里的某个部份,我感受到她哀伤灼热的温度。为什么事情这么巧?为什么世界这么小?当我还没来得及处理这真相大白的事情时,我已然在某个无法确定是否是她即将步出的捷运站出口等着她。我没办法形容我心里的紊乱,我只能祈祷。不管是观世音菩萨也好,耶稣基督也好,只要给我这么一次机会,我愿意用所有的爱去换。纷乱的心情,在我看到她从电梯上头缓缓下降时,得到了瞬间的平静。或许好人有好报,或许我没有把嘻嘻丢掉是对的。「你……」她惊讶的看着我,眼睛睁得好大。「好久不见。」「……嗯……你……怎么会在这里……?」「我是来回答妳问题的。」「问……问题……?」她皱着眉头,深锁着很深的疑问。「手机借我好吗?」她的表情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但我从她的眼神似乎看出了一丝……她开始不知所措的……悸动。我把她的手机关机,拿出她的SIM卡,换上我的,重新开机,再打开刚刚她传来的讯息。「请你告诉我,真爱到底存不存在?」我把讯息秀给她看,也同时看到她眼里颤动的眼泪。「我真该早一点向妳要电话的。」「……你……」「那我就可以早一点发觉,原来每天夜里传讯息给我的女孩,就是这几天来,我日思夜想的女孩。」我感受到她的情绪在翻涌着,手在颤抖着,泪水不断的流着。「真爱存在,真爱一定存在,妳要试着相信,就像我们之间奇迹似的相遇一般。」这一天,台北好美。

    本文由必赢官网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跟着警鸣声从我的手机里传进我的右耳必赢官网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