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必赢官网 > 小说 > 自己绝不在过并未有令扬的小日子,令扬未有答

自己绝不在过并未有令扬的小日子,令扬未有答

发布时间:2019-11-02 04:23编辑:小说浏览(84)

    季节让街头橱窗换了不同的模样,好像抓不住时光。 霓红灯在我眼前不停不停闪,好像惊叹号映眼框。 想起曾在我身旁分享心情的那个他,是否还无恙。 哦…… 有些想念还在我心中收藏,点点滴滴那段时光。 生命某一段因为你而发亮,直到今天还不能忘。 哦…… 有些感伤关于我们的聚散,三言两语无法说完。 也许让我们各自走了一段,又会重逢在老地方。 收音机突然播放那条心爱的歌曲,感觉依然很温暖。 回忆还在我脑海不停不停转,世界已变得不一样。 总在来不及想象,看着世界已悄悄溜过我的身旁。 whyohwhywhyoh 总难忘,为什么总在失去之后才学会成长。 ***** 纽约的天空爽朗而清澈,太阳时有时无,风微微送至,真是舒适怡人的天气。 而在纽约郊区的异人馆里早已炸开了锅。从三楼令扬的卧室里传来愠怒的叫喊声。 “令扬不见了!”希瑞冲出房间,站在走廊上对楼下喊道。 “什么?”向以农、南宫烈、雷君凡、安凯臣和伊藤忍吃惊的同时斥吼。 “这小子——” 向以农迅速跑上三楼,一脚踹开令扬房间的房门。只见被子整齐的叠着,床褥也没有任何褶皱,这说明他是趁夜走的。 因为担心他,所以回来后,忍把令扬安置在了希瑞私人的医护室里,希瑞帮他做了详细的全身检查。 服了药,令扬睡了一会儿,晚上起来和他们一起吃了晚餐后就说累了要睡了,谁也没有怀疑他。从这时起,他们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了。 “烈,难道你一点预感也没有吗?” 向以农和曲希瑞双双折回客厅。 “我……我昨晚因为喝了点酒,回房后头就特别晕,所以就睡觉了。虽然凌晨时胸口传来剧烈的疼痛,几乎把我痛醒,可是因为酒力,我根本动不了。” 烈越解释越自责,他怎么会如此糊涂。 “希瑞,手上拿着什么?”君凡问。 “哦,差点气糊涂了。是令扬留下的信。” “打开看看。” 希瑞意味深长的睇了一眼伊藤忍,这才打开信笺。 “希瑞,君凡,烈,以农,凯臣,忍,原谅我再一次不告而别,原因我依旧无法说明。你们当我背叛也好,什么也好,怨我恨我都可以,但是千万不要再来找我,也不要想方设法的串通一气的引我出来。我说过,如果你们不放弃,我就自残。我的性格,你们再清楚不过了,这决不是威胁。不要责怪烈,这并不是他的疏忽,而是因为我在他的酒里动了手脚,加了希瑞的药。保重!” 希瑞读完信,有好一阵子的沉默。房间里冰冷如北极,窗外灿烂的阳光似乎毫无作用。而冷寂过后,第一个有反应的是忍。他冷着脸,锐气逼人的眼神好似恶鬼般凶恶。他干脆利落的收拾起行李走人。既然令扬不在这里了,他也没必要再在这里留下去了。 令扬如此,他也有他自己的做法。 东邦人没有阻止,也自知阻止不了。也许这世上可以牵制伊藤忍的只有令扬了。 接下来有行动的是雷君凡,表情是和伊藤忍一样的决绝。 “进来!”话音随着君凡消失在会议室门口的身影一同落下了。 伙伴们极有默契的纷纷跟上,事到如今,他们绝对不能坐视不理了。十年前,令扬走的悄无声息,年轻的他们因为悲因为痛而裹足不前;十年后,令扬为了救他们再次出现,虽然离别又一次上演,但是令扬的心他们已经了解了,那就足够了。这次,他们决不会放手,决不会允许他们六个人再次分开十年。他们必须有所行动。 “烈,占卜。算出令扬最有可能去的地方。以农,弄五张面孔和护照出来。凯臣,想办法窃听展初云的所有******。希瑞,准备对人体无害的催眠剂。我要把令扬绑回来!我不会再让悲剧重演,一个人能有多少个十年。令扬既然已经回来了,我就不会再让他从我的生命中逃开。说我自私也好,卑鄙也好,什么都好,我不要在过没有令扬的日子!我不要回到没有认识令扬的那种日子里。我……我不能适应那种生活!” 坐在电脑前的雷君凡肩膀紧绷着,激动的十指轻颤着在键盘上游走,意外坚定的眼神死死的盯着电脑屏幕,坚毅让他看上去魄力十足。 “放心,没有人会责怪你的想法,因为你的想法正是我们大家共同的心声啊。” 烈温柔的将君凡拥入怀中,暂时阻止了他僵硬的动作,轻柔的在他的额头上烙下一吻。 “烈……” 君凡的声音有些沙哑,双肩抖动的更厉害了。 “是啊。令扬会回来说明他还重视我们,所以我们没理由会放弃的。十年离别的教训已经太够了。我们谁也不愿意再分开十年。” 希瑞灿烂的笑开了,只是在这笑脸的背后隐藏的是一颗坚定的心。 “不要浪费时间了,我们现在就行动吧!”行动派的向以农立马有了动作。 “大家……” 雷君凡感动的环顾他们,心头的激动无法言喻。有斯好友,真的失去生命又有何妨呢! 是的,无论什么原因也无法再把他们六人分开。他们要把令扬追回来。十年的思念和等待已经教会了他们坚强和主动,所以这次,他们决不允许自己失败! “行动吧!”在五声同样毅然的宣布声后,伙伴们四散开来,各自为战。 ***** 时间分分秒秒的前进着,大约在下午四点左右,东邦重又集合在了会议室。君凡率先公布查询的结果。 “海关没有令扬出境的记录,而且令扬也没有去航空公司定过机票。那也就是说他是乘展初云的私人飞机走的。而且我查到在中国东南部的某个城市有展初云要求降落的请求记录。可是对方拒绝再进一步透露具体的情况。” “君凡,为什么你会那么肯定令扬离开了纽约,难道你不认为他可能还留在这里吗?”希瑞道出疑问。 “这次令扬会和展初云一起出现,说明他并没有料到会和我们正面接触,而且当日云爷肯那么轻易的同意撤走势力,也一定是因为令扬答应了他什么。我猜很可能是类似于‘我办完事就马上和你离开纽约’之类的约定,所以我认为令扬应该已经离开纽约了。因此我才会放弃纽约这条线索,直接找他们出境的记录。” “这不是重点。”接着汇报情况的是烈,“我占卜出来的结果和君凡查出的资料相差无几。具体的城市已经锁定在台北、深圳、广州和香港。” “无法再缩小范围了吗?”君凡问。 烈无奈的摇摇头。 “占卜结果一直在这四个城市摇摆。我无法确定。” “那一定是台北了。”希瑞兴奋的宣布答案。 “怎么说?”烈问。 希瑞和凯臣互相睇了一眼,这才喜滋滋的说:“我刚做完按君凡要求的药物凯臣就找上了我,说要去试试新发明出来的*********。于是我们就一同乘直升机,找上了云爷残留在纽约的势力。多亏了凯臣这次新发明的远程发射*********必赢官网,,凡是在目标物一千米以外发射,它都会准确的粘上目标物,然后开始发挥作用,完成任务后,自我毁灭系统便会全面开启,保证不留痕迹。幸运的我们无意中听见云爷的手下在谈论令扬,说云爷把令扬送回了中国某个海岛上。” “既然君凡确定在中国东南方,而且烈已经锁定了四个城市。东南方的海岛非台湾莫属。那么令扬一定是在台北了。” 凯臣也按捺不住激奋的心情。 “太棒了。那么我们这五张面子和护照就有用了。” 向以农也激亢的拎起面子乱挥。 “那我们出发吧。” “不要急,听我说。”君凡一把拉住行动派的以农,冷静的阻止了他。“我们不能一起行动。虽然有你的假面子护身,但我们还是得小心点。毕竟令扬太了解我们的本事和脾气,又有云爷撑腰,决不是泛泛之辈,要避开我们简直易如反掌。所以,我们千万不能打草惊蛇,否则心血就白费了。” 空气再次变的沉寂。伙伴的脸一下子耷拉了下来,刚才欢跃的气氛一扫而空。 “你们要不要赌一赌?”君凡认真的注视着他们。 “赌?怎么赌?”希瑞问。 “赌令扬的心。如果他的心没有变,那么我们这回赢定了。” “好!”四声坚定的回答。 “那么附耳过来。” 君凡向他们勾勾手指。不一会儿,希瑞自告奋勇的说:“我正好要去台湾公干,那么就由我来开头炮吧。” “别砸自家招牌哦!”语气中是对自家死党百分之一百二十的信任。 “安啦!就看我的吧。”希瑞自信满满。 ***** 台湾台北 台北的天空下着绵密的细雨,朦朦胧胧的罩着整个苍穹。路上行人的背影变的模糊不清,车子驶过水坑,溅起一地的水,水花向外涌出,激起了水势。 龚季云迟凝的望着窗外,雨覆盖住了天空,同时也覆盖了他的心。悄然离开后,他们会是何种反应呢?还是会像十年前那样伤心痛苦吗?为什么十年了,他们对他仍然如此执着,心意丝毫未变?为什么他们就不懂得自保呢?他无奈的叹息,嘴角的笑容也垮了下来。 “你又何尝不是呢?”身后传来展初云的声音。像是读出了他的心事般自言自语。 “小舅舅,你怎么来了?”季云转身迎了上去。 “还是他们的事。”凝视着他疑惑的双眸,展初云继续道来,“昨天晚上,你的伙伴,应该是叫雷君凡吧,他送了一封信过来,让我亲自转交给你,说是很重要。” 他把信递到季云面前,季云并没有立刻打开。展初云又深深递了一眼龚季云,便开门离去。 “有需要帮忙的随时找我。”话落,一袭修长的白色人影消失在雨中。 手在轻轻颤抖,季云感受到了自己内心的汹涌。他在期待什么吗?不是说要他们永远远离自己的生活吗?那为什么还要蠢蠢欲动?这样对他们没有好处!可是真心是不受思维控制的。他控制不了自己的心,他更没有办法欺骗自己的心。 季云深吸一口气,希望自己可以平静下来,他缓缓打开信封,心跳也跟着加速了,信纸上是熟悉的字体,有一股淡淡的味道,是他们的味道。 令扬,一转眼你离开我们已经十年了。当初你默默的离我们而去,没有留下半点音讯。被抛弃的我们伤心过,痛苦过,挣扎过,也怨愤过。失去理智的我们什么也看不清楚,一心只想着逃跑,逃到工作里去,用繁忙的工作来冲走这些不快。希望第二天醒来,你的离去只是一场梦。可惜,我们怎么样也无法从这个噩梦里醒来。 时光荏苒,一切淡逝。外貌的改变和心理的成熟都是无法阻挡的。原以为,如果有机会再见到你,我们一定会表现的成熟些,至少不会像18岁的我们那样冲动。可是,我们没有。 见到你的那一刻,我们所有的心墙都塌了,倒了。我们就像迷路的孩子找到了家般兴奋。压抑了十年的思念一下子全涌进了我们的脑海里,我们无法抑制自己的情绪。此时此刻,我们才恍然发现,时间并没有改变我们。我们还是那时的我们,冲动、不理智、甚至有些执拗。对你的依赖和重视无时无刻不存在我们的心里,只是我们刻意的忽略了。只属于东邦之间的那种相知相惜的感觉依然还在。 正如你说的,不论我们是否记得彼此,是否粘在一起,只要心灵相通,吸引依旧,最后我们还是会走在一起。 令扬,不管当时你离开我们的原因是什么,我们都希望现在这个问题已经不是问题了。令扬,我们再也不是当初那些热情有余,实力不足的小鬼。如今我们有能力保护自己和自己所重视的人。所以回来吧,令扬,不要再躲了。所有的难题我们都可以像以前那样一同面对。 十年的思念让我们变的坚强,懂得争取,如果你执意坚持要离开,那我们也有我们自己的做法。不要试图用自残来威胁我们。我们的脾气你再清楚不过,假如你真的这么不爱惜自己的话,我们也决不会再坐视不理。即使伤了你,我们也会把你绑回来。不要怀疑我们的决心,我们五个人是抱着必死的决心来的。好不容易相遇了,我们不会再让你溜开! 他们…… 手中的信随着松开的手渐渐划落。季云激亢的不能自已。 他们……为什么…… 电话铃响了,季云无心理会。电话自动跳成了留言,是丁允辰打来的。 “季云,不在吗?我……” “允辰,帮我弄台可以上网的手提电脑来。” “呃?你在啊!”丁允辰有些反应不过来。 “什么时候可以给我?” “什么什么时候?” “电脑!可以上网的手提电脑。”季云异常急躁。 “最快明天吧。” 丁允辰现在更是水里雾里,摸不着头脑。他要电脑干吗?他自己的那台呢?哦,好像是拿去修理了。 “那么晚?现在不行吗?” “现在?那么急让我到哪里去弄啊!季云,到底怎么了?” “没事……” 龚季云无力的瘫坐在床上。我到底在急什么?即便我现在查出来又如何?难道让我立刻到小舅舅那里去?如果他们真的有了计划,肯定是一连串的,在小舅舅那里一定也有部署,既然他们可以把信送到小舅舅手里,那么他们一定也会在那里埋伏等我出现。他们亲自送信过去,是为了告诉我不要试图找小舅舅帮忙啊! 季云苦涩的提提嘴角,原来他们早就把我的后路给断了。只要我动一步,他们便会根据我的动向进而采取行动。 好个以静制动。 季云总算平息了气急。 “季云?” “好吧。明天可以吗?明天一早就把电脑带来。” “嗯,没问题。你伤了手腕,要多休息,别胡思乱想了。电脑的事你放心,我明天保证一早送到。” “嗯,谢谢你。” 电话“啪”的一声挂断了。丁允辰有些错愕,脑海里依稀浮现出季云刚回来时的情景。一双没有光彩的眼睛,一张失魂落魄的脸,还有受了刀伤的手腕。 这五天他到底去了哪里?又经历了些什么?为什么会把他平日里那招牌式的笑容和坏坏的表情给毁了,而且毁的那么彻底。 季云,你的身上究竟藏着什么样的谜团? ***** 翌日,天意外的放晴了,阳光明亮温暖,丁允辰带着季云要的东西踏进珠宝店,季云懒懒的躺在床上,光洁的皮肤在金色光芒的照耀下异常亮泽。 一位男子怎么可以生得如此俊美不凡?从允辰碰上季云那刻起,这个问题就一直困扰着他。 “季云,笔记本电脑我给你带来了。” “谢咯。” 龚季云坐起身,接过电脑,脸上挂着来人熟悉的一o一号笑脸。 “手腕好些了吗?” 允辰在他身边坐下,出神的看着他那双漂亮的手在键盘上移动。 “没事了。” 季云聚精会神,视线始终静止在电脑屏幕上。 不一会儿,手指停住了。季云似乎找到了他要的答案。 他们竟然瞒着他到了台湾。虽然乘客姓名栏里写的不是“曲希瑞”三个字,护照上的照片也不是希瑞的,但凭着朋友之间的默契和熟稔,他可以确定他就是希瑞。看来希瑞只是第一炮,等其他五人交代完工作后也会陆续来到台湾。 这群傻瓜……真是伤脑筋。 季云苦涩的笑着合上电脑。他又瞥了一眼身边的信。 罢了,再逃也无济于事。该发生的终究会发生。 “允辰……”声音有些梗塞,喉咙有些沙哑,“珠宝店就劳烦你多照顾了。” 话落,龚季云拿起信,消失在门口。 *****

    秋意浓,离人心上秋意浓, 一杯酒倾诉哀愁。 离别多,叶落的季节离别多, 握住你的手放在心头, 我要你记得无言的承诺。 啊…… 不怕相思苦,只怕你伤痛, 怨只怨人在风中,聚散都不由我。 啊…… 不怕我孤独,只怕你寂寞,无处说离愁。 舞秋风,漫天回忆舞秋风, 叹一声黯然沉默。 不能说,惹泪的话都不能说。 紧紧拥着你,永远记得,你曾经为我这样的哭过。 ***** 翌日的阳光依旧灿烂如昨日。前院传来刹车的声音,不一会儿,门被推开了。 “季云,我带柳丁来了。前几天你吵着要吃,今天过来的路上正好看到有,满新鲜的,所以就……” 兴奋的话语还未完结就被眼前一袭白色的身影所吸引。他有着和季云一样俊美出众的脸庞。一身白色的套装将那份娴静优雅的气质烘托到了极至,但就是在这样恬静的外表下隐约透着一股王者的霸气和决绝的气势,让人不由得寒栗敬畏。 再定眼瞧见的便是舒舒服服躺在白色男子怀里,一脸慵懒的龚季云。昨天那张阴郁的脸庞在他的脑海里一闪而过。 季云……没事了吗? “小舅舅,这位就是丁允辰。这些年多亏他照顾人家。” 季云调整了一下姿势,让自己躺的更舒服些。 舅舅?这位脱俗出挑的白色先生竟是他的亲戚?难怪季云会生的如此俊俏不凡……允辰禁不住赞叹起血缘的伟大。 “这些年多谢您照顾令扬。真是给您添了不少的麻烦。” 展初云公式化的寒暄,只是这目光从未从季云身上移开,右手自然的把玩着他那头乌黑的发丝,双眸流露出的是无尽的宠爱。 令扬?又是令扬? “您……您言重了……” 不知为什么面对如此和蔼的展初云丁允辰反而会不自觉的紧张起来。他总感觉到那谦和的背后隐隐藏着的是一丝冷漠,令人心惴的冷淡和与生俱来的漠然。 “你准备赖到什么时候啊?我们该出发了。” 略带薄责的语气却怎么样也掩盖不住对季云无限的关心。 “你要出门?”无意间接触到展初云冰冷的眸子,丁允辰的胸口又是一紧。这时他才警觉自己的唐突。“我的意思是……” “是啊,出远门,要好几天才能回来。店里就麻烦你多照顾了。” 龚季云善解人意的替允辰解了窘。 “哦。” 是录像带的事吧。他在心里暗忖。 “云爷,车子已经准备妥当。请云爷和孙少爷上车。” “知道了。” 展初云随意扬起右手,随从立刻鞠躬退下。 “走吧。” 面对龚季云,他永远有用不完的柔情和温和。 “知道咯。” 季云冲着允辰抛了个眉眼,送了个飞吻。随即便和展初云一同出了门口。 ***** 随着一道划破长空的轰鸣,直升机隆隆而起,宽敞华丽的机舱内只有展令扬和展初云两人。 “你打算怎么做?” 展初云将亲自调的鸡尾酒送到令扬手里。 “我想以云爷的名义邀请蓝影的老大伊藤忍,用我的下落换烈他们。” “他会同意吗?” 令扬没有回答,只是颇具深意的提提嘴角。 “那万一他不答应执意要见你呢?” “不会的,忍一定会同意。”令扬笃定。 “为什么?”展初云好奇的问。 “凭你这么聪明的脑袋不可能想不到答案的。”令扬会放弃整人的机会那才叫奇闻呢。 初云做出一副伤脑筋的样子,托着腮帮子苦思冥想。 “该不会是那个蓝影的老大垂青你的美色已久,所以不愿和他人分享吧。” “哎呀呀,不要这样夸人家嘛,人家会不好意思的。”虽是如是说,可他的脸上一点害羞的表情也没有。 展初云没辙的大叹一口。 “你不去吗?” “想去啊。就看小舅舅帮不帮人家的忙了。” “你要我怎么帮?” “帮我易容一下,然后混在你的手下里。” “一来不会伤到忍,二来他们不会认出你,三来你也可以确认他们是否安全。” “聪明。不过你可要找个易容高手哦。我们家的小农农可是不容小觑的。如果有任何破绽,铁定逃不过他的法眼。”话语中,是对自家死党的百分信任。 “安啦。”初云浅浅一笑,“累了吧。离纽约还有一段距离。睡一会儿吧。” “嗯。”话落,令扬就很理所当然的拿人家的大腿当枕头,甜甜的睡去了。 “好好睡一觉吧。接下来的一场仗会很辛苦。让你心力交瘁。” “嗯……”令扬呢喃着,很快便进入了梦乡。 ***** 雨,连绵不断,犹如对你们的思念; 风,格外温柔,仿若对你们的问候; 天,尤为深邃,好似对你们book/34393/ 无悔的爱恋。 一切都是如此动人,只因为拥有你们。 有太多的话想告诉你们,可我却有口难言; 有太多的事想为你们做,可我却无力为之。 虽然珍视你们,可我只能选择离开。 对不起,我的朋友…… 请原谅我这颗自私的心。 ***** 天黑的吓人。刚醒来的希瑞有些迷迷糊糊,惺忪的眼睛怎么也睁不开。 “这里是哪里?” “傻瓜,是异人馆。” 以农大方的送了他一记白眼。 “这种时候你们还有心思拌嘴。我们现在是人质,有点专业精神好不好?” 凯臣没好气的哼哧两声。 “你说令扬和伊藤忍有没有发觉我们的用心啊?”烈难忍好奇的问。 “你说呢?”君凡意味深长的不答反问。 “哎呀,真是猪脑袋。你以为他们不知道我们的本事啊!凭一个伊藤忍能把我们全体抓住?开玩笑!亏你生了一张漂亮聪明的脸蛋。” 不论身在何处,身为东邦人的以农绝对不会放过损贬同伴的机会的。 烈才没心情和他斗嘴呢,正经八百的分析道:“那也就是说伊藤忍知道我们故意放水还将计就计的抓了我们,说明他真的很想见令扬。” “问题是他会来吗?” 希瑞的问题正是大家最关心的。他们整齐划一的望向烈。 “喜忧参半,吉凶未卜。” 烈的回答虽然让他们有些失望,但是他们相信自己仍然是令扬最珍视的宝贝,所以不论令扬来不来,他都会有妥善的安排。 “没想到……你们也会这么做。还以为只有我一个人……” 雷君凡出神的望着他们。时隔十年,虽然偶尔会见面,但已经不能像以前那样成天腻在一块儿了。可是心灵的相通,那种对彼此的互相吸引不减反增。和他们呆在一块儿的时间越久,就越被他们吸引,就越舍不得他们。虽然已经十年了,但君凡还是经常会为自己如此信任依赖他人而感到震惊。真的好怕一眨眼,这种感觉就消失了。 “这是我的台词!”以农闹道。 “笨蛋,我们会有一样的想法是再自然不过的。” 凯臣的右手重重搭上他的左肩。烈和希瑞虽然不语,但眼神中流露出的同样是温柔的情谊。 暖意立即四溢开来,充满了整个屋子。那一份东邦人独有的心心相惜让他们满足,令他们可以尽情的享受彼此的友情。 只有坦白,才能纯真。这是东邦人一贯的原则。此时,谁也没有办法分开他们,因为即使人分开了,心依然是连在一起的。同样,也没有人可以介入其中,因为这份珍惜,这份关爱,他们只留给东邦,因为外人无法理解。 幽暗狭长的黑暗里有一个黑色的影子。他静静的杵在门外,门内的一举一动,一字一句他都了如指掌。 令扬,你真的不打算露面吗? 伊藤忍的眉眼扬起残酷而又冷凝的笑意。 真的不来吗? 他自问,悄悄的消弭在黑色之中。 ***** 三天的时间不算太长。令扬住在展初云的私人小木屋里,面向蔚蓝的海洋,站在窗口可以看见日出,走到后院便能看见日落。风时常调皮的窜进窗户,乘着落日余辉飞出另一扇窗。 太阳一蹦一跳的跌进海里,修长的人影遮住了橘红色的光芒,投射在正在看报纸的令扬身上。 “都联系好了。明天就可以碰面。” 展初云的嘴边蓄着淡淡的笑意,优雅的在他身边坐下。 “知道了。”令扬专注的望着日落,神情忧戚。 “怎么了?担心他们吗?” 展初云温柔的将令扬搂进怀中。令扬也来者不拒的窝进他的胸膛。 “有点。” “放心吧,他们都会没事的。” “我相信小舅舅已经把一切安排妥当了。” “那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傻瓜!”初云溺爱的点了一下他的鼻子。 “人家就是喜欢担心他们嘛。” “因为他们是独一无二,不可替代的?” “嗯。” “云爷,有些事要请您再次确认。是关于明天的约见。” “知道了,退下吧。” “是。” “我去去就回。”展初云温柔的在令扬的额头上烙下一吻。“别胡思乱想了。” “嗯。” 夕阳已经完全沉入了海底,天空泛着昏暗的光。展令扬走出小木屋,独自站在海边,享受着海风的轻拂。 来到纽约已经三天了。展初云为了令扬的事而忙碌,一到纽约便和伊藤忍通了电话,出人意料的是忍主动约了展初云,地点就在异人馆一百公里外的荒废大楼。 摆明了是冲着令扬来的。幸好展初云在纽约有一间幽静偏僻的小木屋,以前买来度假用的。没想到现在可以和他住在这里。 令扬眺望着远方的地平线。天色又暗了些许。 染上墨色的湛蓝海上是轻柔的白云,白云的那头是一望无际的海岸。就这样,天与地连成了一条线,一条通向远端的路。是福还是祸呢?走了便知道了。 风拂过令扬的脸庞,天又黑了些,只是这片海不知为何依然如此明亮。是心理作用吗?是因为思念吗?还是因为愧疚呢? 波涛声明快而清爽,击打在鹅卵石上,一阵清新的气味扑鼻而来,是海的味道。 海的湛蓝是希瑞的眼睛;海的温柔是烈的气质;海的磅礴是凯臣的魄力;海的无际是君凡的气度;海的调皮是以农的性格。面前的这片海分明就是他们。 天之垠、地之崖、海之岸,有海的地方就有他们的气息,有了他们就有了我…… 令扬想的出神,而折回木屋的展初云则望着令扬出神。他杵在木屋的门边,远远眺望着那修长的人影,满心的悲寂自那苍凉的背逸泄而出。 令扬,明天你打算怎么做呢?见了他们,你能忍住心中的悸动,久别重逢的激亢吗? 天边压来了朵朵乌云,雷声阵阵,风势渐长,吹乱了令扬乌黑的长发,更撩起了他心底那份最真最切的痛。 “云爷,要下雨了。孙少爷他……” “让他去。我有分寸。” 即使说话时,初云的目光也没有自背影上移开。 雨下开了。从绵绵细雨到瓢泼大雨不过转眼间。雨滴打在令扬的头发上,溅在他的脸上。声声入耳,声声都刺进刺痛了他的心。 无情雨被一把黑色的伞阻隔了。 令扬回眸,印入眼帘的是展初云担忧的俊容。 “会着凉的。” “没关系。就让我淋会儿吧。有好久没有这样淋过雨了。就一会儿,求你了。” 初云怔忡的凝视着他。在他的记忆中,令扬从来没有求过人。就算面对展爷,他也没有说过一个“求”字。 展初云心疼至极却又无计可施,只能退回木屋。 令扬幽幽的望着展初云离去的背影,耳边突然传来歌声,熟悉的音乐。在这十年里,这首歌几乎天天陪伴着他。 小舅舅,谢谢…… 展令扬就这样望着灰蒙蒙的天际,直到天全黑了。歌声仍在继续,委婉动人…… 轻轻的我将离开你,请将眼角的泪拭去; 漫漫长夜里未来日子里,亲爱的你别为我哭泣。 前方的路虽然太凄迷,请在笑容里为我祝福; 虽然迎著风虽然下著雨,我在风雨之中念著你。 没有你的日子里,我会更加珍惜自己; 没有我的岁月里,你要保重你自己。 你问我何时归故里,我也轻声地问自己; 不是在此时不知在何时,我想大约会是在冬季。 不是在此时不知在何时,我想大约会是在冬季。 *****

    本文由必赢官网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自己绝不在过并未有令扬的小日子,令扬未有答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