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必赢官网 > 小说 > 萧正楠先生才足以真正给秀秀爹娘磕头,亲朋基

萧正楠先生才足以真正给秀秀爹娘磕头,亲朋基

发布时间:2019-10-23 14:59编辑:小说浏览(100)

      虽然已刚刚跨过二十世纪不久,但还是出现有些家长在包办儿女的婚姻。
      这不,有一对男女青年,还未见面就被双方父母所包办,说好男孩今天就去女方家定亲。
      男孩多次推辞不过是因为害怕伤害父母的身心,一是自己有了女友,二是因他是个大孝子。一路走一路想,怎样才能解除婚姻呢?想着、想着,于是他眉头一动计上心来,就这么办好了!虽然是下策,但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新女婿一进门,就有人介绍给女方家的亲戚认识,没想到这位新女婿大大咧咧并不热情,只是哼哼点头并不理会女方的亲朋,为此女方家的姑娘大为不满,但想到听说他家的优越条件和他那英俊的外表时,姑娘也就没有说什么,可她的心里已是十分不快。还是介绍人会来事,向亲戚解释说新姑爷老实实在,亲戚也不计较,但岳父岳母的心里也有些不爽。其实,姑娘很精明,长相还可以,谈不上很漂亮,但也不算丑女。
      新女婿很是羞涩,他彬坐着也不说话,谁也不搭理,一会儿酒宴就开始让座,你牵我拉的,没人愿上座。只见新女婿也不客气,一屁股坐在上席的正中,他说肚子饿了,拿起筷子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开始吃了起来。亲戚们看了都在想:“难道这位新姑爷有点哪个?……”
      这一下可把岳父岳母给气坏了,但又不好发火,只得很尴尬地笑了笑说:“大家不要再客气了!你看菜都快凉了!……”
      岳母有点难为情地看了一眼新女婿,心想:“没听说这个新姑爷头脑有问题呀?”
      客人们见新姑爷不请就吃,也就不再谦让了,他们顺从地坐下吃起了酒菜。
      那位新女婿见了暗暗发笑,心想:“好戏还在后头呢!”
      酒席之中少不了你来我往,高谈阔论。正当大家喝到高潮之时,突然新姑爷猛的一下子站了起来,把正在喝酒的客人吓得一侧歪,都转过脸来看着这位帅气的新姑爷!
      只见新姑爷站起来以后,抓了抓后老勺又搓了搓手背,一时间又好像忘了什么。
      有的客人在想:“这位女婿是不是精神不正常啊?怎么傻乎乎的?”也有的在想:“是不是新女婿要给大家分烟了!”
      正想着,新女婿又慢慢地坐了下去。客人们刚刚回过头不久,新女婿又冷不丁的站了起来,他憨憨地对着大家傻笑,也不知准备干啥?
      新女婿的举止弄得大家胃口全无,一时间竟忘了闲聊。
      如此两次以后,就在大家刚刚忘记此事时,新女婿又一次呼的一下站了起来,这回他开口说话了:“各位父…父老…乡…亲!……不…不……各位叔叔…阿…阿姨!大哥…大…姐!真…真…真不好…意思…..我有急…急事,实在…忍不住…了……”他结结巴巴地继续说:“因为我…要上…厕所…啦…啊……”他故意拉了一个长音,停顿了一下说:“请…各位…原…原谅!我…办完…事…就过来…陪…你们…吃…吃饭!……”说完,也不顾及那双双惊咋的眼神,便夹着双腿撒腿就向外快步走去,那种猥琐的形态让人忍俊不禁。
      此时,有一位女客嘴里正嚼着美食,她最怕在吃饭时有人说脏话,当她刚刚准备下咽时,被一阵恶心的反胃竟大口地吐了出来,她来不及遮掩,就直奔酒席之上。这一下可不得了!又有两个客人干呕了起来,弄得一桌人再也无心吃菜……
      这时的岳父岳母,只见二位的脸是红一阵、白一阵、青一阵、紫一阵,一时间什么颜色都有。此情此景可想而知,谁都爱面子,她们也没有办法,待到新女婿回转时,不知为什么,直气得她们暴跳如雷,那岳母也不顾及颜面就当众挡住女婿高声地说:“你还回来干嘛?现在请你从哪儿来回哪儿去,我们是不会和大苕(傻瓜的意思)结亲的,现在就解除婚姻,你的财礼马上带走。”说完也不顾旁人的劝解,将男方带来的礼物硬塞到新女婿的手上,并将其向门外推去。
      现场的气氛突变,亲戚们劝的劝拉的拉,一时间乱哄哄让人啼笑皆非。而此时的新女婿也气得够呛,一时间说话也不那么结巴,他像是抓住了把柄一样说:“妈你…你这么说就不对了!你不能出尔…反尔对吧?你这不是把我当猴…耍…耍吗?你可不要后悔啊?……”
      女婿还想继续说下去,岳母可不干了,他踮起脚尖骂道:“好你个没教养的混蛋,竟然还敢骂人,你现在就给老娘滚蛋远远的,不然老娘今天就打断你的狗腿!”说完,她气呼呼地找东西要打新女婿。
      好吗!这位岳母大人也真被气糊了,女婿叫她叫妈,因为你字后面没有连贯好,她以为女婿骂她“妈的”,这笔糊涂账可真是越陷越深啊!
      “走就走,就凭我…我这样,还怕找不到老…老婆不成!”说完,新女婿空着手礼物也不要,就大摇大摆而去。其实他心里很不是滋味,但也别无良策,回家后如何向老爸老妈交代还是一个大问题……
      新女婿一走,客人们出于尴尬地劝了劝二位老人,然后找点理由一个接一个地全都离去。
      唯有姑娘独自在房间抽泣,此时的二老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由自主地长叹了一声!……
      那位说这也忒荒唐不是?现在还有这事?包办婚姻至少两家大人也该了解他们儿女的情况吧?这不是在胡诌吗?
      所谓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如果一一解说仔细,岂不是变成了长篇?还是先乐呵乐呵,切记日后不犯同样的错误就是!   

    九、二月(中)

    磕头是鲁西北农村很普遍的规矩,不但是婚丧嫁娶之类的仪式,就是春节拜年也必须要行此礼仪,尤其面对祖宗灵位的时候要行三叩六拜的大礼。不过新女婿第一次上门的磕头却是仪式性的,也就是双方演戏,女婿跪的时候,岳父岳母就要拉住,万万不可真正磕头的。只有入赘的倒插门女婿身份才要先给岳父岳母磕头,而像萧正楠这般人家的规则是必须秀秀给公公婆婆磕完了头后,萧正楠才可以真正给秀秀父母磕头,这一先一后的顺序是铁律,在农村这也叫女婿假磕头。要真有不懂规矩的女婿给岳父岳母磕了实在头,反而回家会被自己的父母骂。因此听到有人喊萧正楠磕头时,李大娘就变了脸色,自己带的这个萧正楠可不太懂农村规矩,就像刚才错喊了爹妈一样,都会被人笑话的。要依照她的脾气就骂上多事之人几句解解恨,但看看笑容可掬的秀秀父母,也知道这不过恶作剧而已,索性不理睬那个咋呼的人,她拉一把萧正楠,说:“小儿,给你叔和婶子鞠个躬吧,咱们文化人有文化人的规矩。”萧正楠依言鞠了一个九十度的躬,不少人都笑了起来。

    又乱了一会儿,萧正楠才在屋里坐定,秀秀家摆了四桌酒席,但主桌摆在了堂屋且只有一桌,而且农村有规矩,比如说父子不同席,男女不同桌,萧正楠所在的位置是主桌贵客,陪着的都是秀秀的父亲伯伯叔叔舅舅等人。原本应该是八仙桌,但秀秀家亲戚太多,因此堂屋里则只能安排一个大圆桌。萧正楠数了一下共有十三个人,他想起读书时看到的有名的油画《最后的晚餐》,那上边也是十三个主人公,最后一个到的犹大出卖耶稣让这场盛宴变成了一个悲剧,那么自己也是第十三个出现的人,不知道这个酒宴会不会也成为一个悲剧。他的眼扫视四周,正好秀秀也站在堂屋门外看自己,秀秀嘴里说了一句话,但人声嘈杂根本听不清楚,不过看嘴型应该是“少喝点”。

    萧正楠先生才足以真正给秀秀爹娘磕头,亲朋基友们看了都在想。李大娘走过来,她趴到萧正楠耳边,说:“傻小子,带着手绢呢吗?”萧正楠点头,李大娘才接着说道:“一会儿喝酒别往嗓子里咽,拿着手绢擦嘴的时候吐出来就行,他们人多。我听秀秀说,她三舅酒量最小,一会儿你使劲和他对着喝,把他灌醉就行了。”萧正楠明白这是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的战术,很感激地冲着李大娘点点头,姜毕竟是老的辣。

    新女婿上门宴曾经有过一个很好听的名字:桃花宴。但老百姓觉得他太文雅,后来干脆改名叫做杀威宴,说这场酒专门杀杀新女婿的威风,让他以后不敢欺负媳妇儿,因此要人多势众,甚至邀请酒量大的外援,一定要让新女婿醉得不省人事。它一般有三道程序,第一道是上菜酒,在正式吃菜之前必须每个人喝十杯酒,虽然一杯只有三钱,但十杯酒下肚也足以让酒量小的新女婿醉倒当场,常有第一次上门没吃一口菜就被送到医院的女婿;第二道程序无疑就是敬酒了,由女方家长介绍到场的各位亲戚,介绍到谁就要陪着喝杯酒,当然也有好事者的亲戚打着好事成双,三阳开泰,四喜财等等理由多喝好几杯,基本没有新女婿能挺过这一关;第三道程序就是对酒了,亲戚中有人主动出击,给还算清醒的新女婿对饮,杀威宴必须要新女婿彻底醉倒才算罢了。门口有驴车准备,就是专门送新女婿回家或者送医院的,几乎每年都有新女婿上门被杀得丢盔卸甲,溃不成军的。唯一一个传奇就是邻村一个酒仙第一次上门,把岳父岳母家里所有亲戚喝得东倒西歪,甚至于喝死了一个,喜事变成了丧事,但那门亲事最后也黄了,女方说什么也不肯嫁给一个酒鬼。

    萧正楠并没有创造奇迹,他喝到第二道程序,一圈敬酒没三分之一就颓然倒地不起了。他醒过来时在乡医院打着吊针,身旁是一个白衣白褂的小护士,他认出这是自己的初中同学王雅萍。

    本文由必赢官网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萧正楠先生才足以真正给秀秀爹娘磕头,亲朋基

    关键词: